一年理赔42次 半个村子骗保”“津贴党”横行:千亿理财黑洞

图片 2

原标题:被判无期!3000万“杀妻骗保”案背后:保险欺诈成行业顽疾

图片 1

图片 2

作者:罗葛妹

文/华夏商训

原标题:3000万“杀妻骗保”宣判!母亲墓前痛哭:“没让他死刑,妈妈对不起你”!将追责保险公司

时隔一年零两个月,天津男子张凡泰国“杀妻骗保”一案,再次走到公众面前。

内外勾结,钻空子。

2018年10月底,天津男子泰国普吉岛“杀妻骗保”案引发舆论持续关注,今年的12月24日,该案被告张某凡被判处无期徒刑。

泰国当地时间12月24日,此案在普吉府法院宣判:被告人张凡最终获无期徒刑。

近日,保险欺诈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有媒体报道,一个人一年内住了3次院,申请保险理赔46次;一个地方,半个村子都得了脑中风……事出反常必有妖。近年,保险欺诈正向高频化、专业化发展,涉身其中的医院、保险公司,正逐步陷入僵局。

2018年,天津张女士一家三口人去泰国普吉岛度假,但在泰国酒店,张女士却被发现死在酒店的游泳池中。根据后续调查发现,张女士的丈夫在去泰国度假前,先后陆陆续续地为她购买了近3000万保额的保险,且受益人均为丈夫本人。由此一起“杀妻骗保案”浮出水面。

事实上,类似“杀妻骗保”的保险欺诈,一直都是保险业的顽疾。根据国际保险监管者协会测算,全球每年约有20%至30%的保险赔款涉嫌欺诈,损失金额约800亿美元。

报道称,脸色黝黑、身材微胖的毛利德看起来有点不安。他沉默地坐在村委办公室,不时瞟向坐在一旁的“表弟”毛利民。这一幕被保险调查员刘洪看在眼里。

3000万保单牵出的杀妻案

“保险欺诈几乎无法完全规避。”多名受访业内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均表达了一致的看法。他们认为,当前保险行业风险管控仍处于相对粗放的阶段,承保及理赔风险仍广泛存在,如何预防及遏制保险欺诈将是行业终身课题。

但刘洪包里的资料显示,2018年7月~2019年3月,毛利德连续在26家保险公司投保意外险,并在2018年9月、2019年5月和2019年7月3次因“意外伤”住院治疗,分别住院19天、21天和41天。在前两次出险中,毛利德共计向保险公司报案超50次,申请理赔46次,实际获得赔付42次。最近的这次摔伤住院41天,他再次向8家公司进行了出险报案。

2018年10月底,张某凡带着妻子小洁和一岁多的女儿住进了这家位于泰国普吉岛的别墅酒店。

为近3000万保险金杀妻

“很多‘津贴党’就是躺在医院赚钱,住院一次花费几百上千元,但一次理赔就可以达到数万元甚至10余万元。”刘洪表示。

此前,小洁母亲曾建议女儿女婿去海南旅游,两人本已同意,但过了些日子告诉老人,他们定了泰国普吉岛的自由行。

2018年10月27日,张英和丈夫张凡一起带着当时仅20个月大的女儿,一同去普吉岛旅游,没想到刚过两天,年仅29岁的张英竟“溺水”身亡。

北京一家公估公司保险调查员表示,不少案子背后,都暴露出保险公司的内部问题。最典型的就是内控不足,医院与保险公司内部人员勾结,或者不法分子与保险公司内部人员勾结;二是操作不合规,给人钻了空子。

两天后,张礼义、汤雯丽夫妇于2018年10月30日下午接到了亲家打来的电话,说女儿出事了。

尸检报告显示,张英身上有多处外伤、淤青,第5根肋骨折断,腹内有出血,肝有淤青并撕断,脾及肾两边有淤血。

北京中科睿见科技有限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孙程越认为,反欺诈之所以难,和数据不足有很大的关系。社保控费这个环节只有一线城市才有,在三四线城市,社保数据更新严重滞后,有的地方半个月不更新,有的地方社保局甚至不采集医院的重要数据。

晚上8点,张礼义打电话给女婿张某凡,询问女儿的死因。张某凡说,前一天,即10月29日晚上,孩子睡着后,小洁提出到外面的游泳池游泳,没过多久,小洁让他进屋看看孩子,他在看孩子时不小心睡着,醒来后发现外面下起了小雨,出去一看,小洁漂在水池上。

而在案发前的半年内,张凡曾以自己和妻子张英的名义,在11家不同的保险公司购买大额保单,投保额逾27万元,保险金额价值2676万元,被保人显示均为“张英”,受益人均指向“张凡”,涉及11个险种。

骗保案频发

尸检报告显示,张英的死亡原因是“溺水缺氧而亡”。除此之外,她的

根据天津警方出具的调查文件,8个签字仅1个是真实的。同时,上述11份保单的投保时间,均集中在2018年6月20日至2018年10月9日。

据了解,所谓“保险欺诈”,一般指的是保险金诈骗类欺诈行为,主要包括故意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编造虚假的事故原因或者夸大损失程度,骗取保险金,故意造成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行为等。

——脖子、胸部、手臂均有伤口;

2018年12月11日,中国驻泰国宋卡总领馆称:被指杀妻骗保男子已被泰国警方控制。

值得一提的是,保险欺诈一直是保险业的顽疾,根据国际保险监管者协会测算,全球每年约有20%至30%的保险赔款涉嫌欺诈,损失金额约800亿美元。

——眼膜、脖子、胸部有出血点;

同日,天津警方对张凡涉嫌保险诈骗立案侦查。2018年12月13日,泰国警方初步判定张英被丈夫张凡“谋杀”。今年1月24日,普吉府检察院依法对张凡提起公诉。今年7月5日,此案在普吉府法院第一次开庭。因原告方证人多达16人且该案案情严重,先后开庭3轮共计9次庭审,历时5个多月。

近年来,保险欺诈案极为猖狂,且涉案金额巨大。近期,天津男子张凡泰国“XXX骗保”一案,再次走到公众面前,泰国当地时间12月24日,此案在普吉府法院宣判:被告人张凡最终获无期徒刑。

——第5根肋骨折断;

11月8日,第10次庭审,原定当庭宣判,后因案情重大被延期至12月24日。

而在案发前的半年内,张凡曾以自己和妻子张英的名义,在11家不同的保险公司购买大额保单,投保额逾27万元,保险金额价值2676万元,被保人显示均为“张英”,受益人均指向“张凡”,涉及11个险种。

——肝有淤青并且撕断,脾及肾两边有淤血……

保险欺诈是行业顽疾

根据天津警方出具的调查文件,8个签字仅1个是真实的。同时,上述11份保单的投保时间,均集中在2018年6月20日至2018年10月9日。2018年12月11日,中国驻泰国宋卡总领馆称:被指杀妻骗保男子已被泰国警方控制。

之后,张某凡被泰国警方控制,经审讯,他承认自己是杀害妻子的凶手。

所谓“保险欺诈”,一般指的是保险金诈骗类欺诈行为,主要包括故意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编造虚假的事故原因或者夸大损失程度,骗取保险金,故意造成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行为等。上述“杀妻骗保”案便是典型的保险欺诈。

9月18日,据北京商报报道,2013年5月-2019年2月期间,某保险公司员工李某利用公司收付费环节管控漏洞骗取客户资金,涉及受害人53人,涉案金额6146万元。

这起跨国案件牵动了中泰两国的关注。从事发至今,此案在普吉府法院先后历经3轮9次庭审。

值得一提的是,保险欺诈一直是保险业的顽疾,根据国际保险监管者协会测算,全球每年约有20%至30%的保险赔款涉嫌欺诈,损失金额约800亿美元。

具体来看,涉案的6146万元资金,李某分多种手段进行谋取。例如,通过私自购买4台POS机,并将商户名称设置为其所在保险公司名称,向客户收取保费,共涉及受害人8人,骗取资金229万元;同时,李某还通过个人银行账户、微信、现金等方式向客户收取保费,向部分客户出具假保单,骗取资金1291万元。

案发前数月,张某凡曾以自己和妻子张英的名义,在11家不同的保险公司购买大额保单,投保额274649元,总保险价值近3000万元,被保人显示均为“张英”,受益人均指向“张某凡”。

我国保险欺诈同样猖狂。以地方为例,据陕西省保险行业协会介绍,2018年上半年,各保险公司会员单位报送的涉嫌保险欺诈案件共1419件,涉案总额8971.69万余元。29家保险公司会员单位发现疑似案件,其中财产险公司25家,涉案1414起,涉案金额8597.23万元;人身险公司4家,涉案5起,涉案金额374.45万余元。

10月16日,银保监会对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所属兰州市分公司工作人员涉嫌伪造票据、骗取大病保险资金的案情做出通报。通报称,人保财险兰州市分公司大病保险服务窗口工作人员李某利用职务之便,伙同他人大量、多次伪造异地就医病历和报销材料,骗取大病保险资金用于购买房产、奢华消费和网络赌博等,涉及赔案15笔,金额298.9万元。

归案后,张凡向代理律师承认,出事前伪造妻子签名,买下阳光、清华同方两份终身保险。但他表示,妻子对此事知情,并称买保险是为了孩子,系投资理财,否认了“杀妻为骗保”的指控。

同时,随着保险公司业务的发展,各种潜在的欺诈风险也随之增加,欺诈手段呈现多样化、专业化、团体化等特征。保险欺诈作案手段隐秘,涉案人员众多,涉案金额巨大,跨界犯罪增加,加大了保险公司的经营风险和管理难度。

另外,制造“交通事故”伪造事故现场骗保的现象也屡有发生。今年10月,安徽人保财险在多方配合下,对一起修理厂利用保险车辆维修保养之际,采取人为制造“交通事故”伪造事故现场,骗赔保险赔款200余万元的案件进行打击。2019年7月9日,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六安富民汽修厂老板傅某等35人保险诈骗团伙终审宣判,主犯傅某犯保险诈骗罪、诈骗罪,两罪并处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十六万元。

2018年12月11日,天津警方对张某凡涉嫌保险诈骗立案侦查。

对此,监管部门于去年初下发《反保险欺诈指引》,并要求各保险机构在2018年4月1日起正式实施。今年4月初,监管层又下发了欺诈风险管理能力自评估工作的通知,目的是全面掌握保险公司欺诈风险管理能力状况和欺诈风险现状,防范化解保险欺诈风险,保护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促进保险行业健康发展。

保险欺诈千亿“市场”

根据天津市公安局出具的“张某凡涉嫌保险诈骗案(涉案保单)”明细目录显示,张某曾以自己和妻子的名义,在11家不同保险公司购买大额保单,投保额274649元,保险额总价值2676万元,被保人显示均为受害人,而受益人均指向张某本人,险种涉及11种。

《国际金融报》记者从易安保险等多家保险公司处了解到,保险公司欺诈风险管理主要表现在承保端和理赔端。承保端主要和第三方机构合作,通过大数据,校验投保人黑名单、重复多头投保等情况,提高事先识别及预防;理赔端主要依靠人工控制,通过理赔人员或者公估对疑似欺诈案件进行调查。

2019年前11月,保险行业理赔支出1.15万亿元,用10%来计算,保险欺诈是一个上千亿的“市场”。据保守估计,中国车险行业的欺诈渗漏占理赔金额的比例至少达到20%,对应每年损失超过200亿元。

购买这些保险,到底是不是受害人的主观意愿?由天津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文件检验鉴定书显示,天津市滨海新区公安局塘沽分局刑侦支队一大队送检的7份检材,与样本上写有的字迹,不是同一人所写。另有一份保单上3处需要检验的死者姓名的字迹,与样本上写有的字迹是同一人所写。

如何防范欺诈风险

以地方为例,据陕西省保险行业协会介绍,2018年上半年,各保险公司会员单位报送的涉嫌保险欺诈案件共1419件,涉案总额8971.69万余元。29家保险公司会员单位发现疑似案件,其中财产险公司25家,涉案1414起,涉案金额8597.23万元;人身险公司4家,涉案5起,涉案金额374.45万余元。

同年12月26日,根据证人口供记录和相关证据,泰国警方以泰国刑法第289(4、5)条蓄意谋杀、残忍伤害他人致死罪状正式控告该案嫌疑犯张某凡,泰国刑法289条为死刑判决。

《国际金融报》记者通过多方采访了解到,保险欺诈几乎无法完全规避。

同时,随着保险公司业务的发展,各种潜在的欺诈风险也随之增加,欺诈手段呈现多样化、专业化、团体化等特征。保险欺诈作案手段隐秘,涉案人员众多,涉案金额巨大,跨界犯罪增加,加大了保险公司的经营风险和管理难度。

2019年1月24日,普吉府检察院正式向普吉府法院指控犯罪嫌疑人张某凡触犯泰国法律,要求判处死刑。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律师表示,保险欺诈如同杀人放火一样,是行为人主观行为,只能靠制度尽可能减少风险。就目前我国保险法而言,一人被投多份保险、一人投保多份保险均不违法,这也造成保险公司往往很难在投保初期发现骗保情形。

部分业内人士认为,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说,保险欺诈直接损害了保险公司的效益,间接推高了保险产品价格,侵害了消费者利益,破坏了市场秩序,社会危害性大。从技术层面,保险业在积极地反欺诈。保险作为一种制度设计,本身就有防范逆选择和保险欺诈的应对机制,包括大数据筛选、个案分析等。

2019年7月5日至12日,泰国普吉府法院首次开庭审理本案。

理赔资深人士戴凌涛则坦言,“此前有遇到过刻意自杀骗保的案件,但有些案件如果没有确切证据,保险公司一般都是直接赔付或协商赔付的。因为目前保险公司还没有形成联合调查的完善机制。”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保险公司欺诈风险管理主要表现在承保端和理赔端。承保端主要和第三方机构合作,通过大数据,校验投保人黑名单、重复多头投保等情况,提高事先识别及预防;理赔端主要依靠人工控制,通过理赔人员或者公估对疑似欺诈案件进行调查。

在7月5日的庭审中,检方向法官提交了3份新证据,其中包括天津警方提供的受张某凡高额打赏网红女主播的口供,该网红主播称,张凡共累计给她打赏40余万元。

资深业内人士何清堃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保险欺诈难避免的主要原因在于利益驱动,尤其是互联网保险模式之下,欺诈成本降低了。“因此,互联网保险销售模式对风险的管控也是一个新的课题与挑战”。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律师表示,保险欺诈如同杀人放火一样,是行为人主观行为,只能靠制度尽可能减少风险。就目前我国保险法而言,一人被投多份保险、一人投保多份保险均不违法,这也造成保险公司往往很难在投保初期发现骗保情形。

二轮庭审第6次和第7次庭审过程中,张英父母先后出庭,对张某凡骗保以及天津警方提交的证据作证。庭审中,张某凡对中国警方移交的证据全部予以否认,称是因遇害者家属对自己怀恨在心而伪造证据。

如何预防及遏制保险欺诈,尤其是高额保险的欺诈风险?

在8月13日的庭审中,张某凡交代了“犯罪经过”,并称杀害张英系因二人发生争执,在泳池内打架造成溺水死亡,否认自己是图谋骗取保险赔偿而蓄意谋杀。

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政明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提出了四点建议:

9月3日,在第9次庭审上,张某凡全盘否定了包括警方口供记录、保单等证据的真实性等。

一要加强对保险消费者和保险销售人员的教育。保险要回归本源,保险是风险保障,是经济补偿,不是赌博。同时要加强保险诈骗犯罪的警示教育。

11月8日,第10次庭审,原定当庭宣判,后因案情重大被延期至12月24日。

二要规范保险销售行为,加强核保理赔管理。例如,对高保额保单的财务状况调查,应由被保险人亲笔填写,由保险公司严格审核。

12月24日,案件历时一年多后,普吉府法院当庭宣判张某凡获无期徒刑。

三要加强保险行业内部、保险行业与司法部门的信息共享。比如保险行业内的投保信息、拒保信息、拒赔信息等共享;司法部门确定的诈骗、侵占财产、贪污等经济犯罪信息与保险业的共享。

受害者家属墓前痛哭:没让他死刑妈妈对不起你

四要进一步完善立法、执法,加大对保险欺诈者的惩罚力度和保险欺诈人员的犯罪成本,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据新京报报道,12月28日,杀妻骗保案遇害者父母小洁回国后首次去女儿墓地。妈妈在女儿墓前泣不成声,称没判张某凡死刑,对不起女儿。

小洁父亲他向记者表示,后续将追责保险公司,“小洁临死都不知道张某凡给她买了大量的保险。”

宣判之后,被害人小洁的父亲张仁俭表示,当天是带着女儿的照片参加宣判的,但对泰国司法失望。但是考虑到泰国司法现状,综合历史类似判决分析,是否上诉需要再考虑一下。

回国后,他们将继续寻找司法途径为女儿维权,包括争取公安立案以及追究保险公司审核不严的法律责任。张仁俭表示,庭审以来,被告张某凡的家庭没有联系他们,也没有进行过补偿。

目前,双方仍然有上诉的权利,上诉阶段不再开庭,由双方律师和检察官进行文字上诉。针对这种重大案件,当地法院也许需要一年左右时间对一审文件和证词进行重新审核。

“杀妻骗保”案并非孤例

2013年,嗜赌成性的李良欠下了50多万元的债务。为了还债,李良想挣一笔快钱。

思来想去,他把主意打到杀妻骗保上。通过微信摇一摇,他与相识13天的廖凤仙迅速闪婚。

婚后没多久,李良便说服妻子购买了4份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保额高达550万元,受益人均为李良。

为了实现一场完美谋杀,李良指导发小周九伟勾引妻子,成为妻子的情人,约其前往偏僻的湖边约会。

按照计划,周九伟先是假装电动车失控、再将廖凤仙一把按进了湖里……直到廖凤仙再也无法挣扎。

廖凤仙就这样成为骗保下的羔羊。

此案告破后,据李良交待,当初他物色闪婚的目标是“贪婪、爱慕虚荣、利令智昏的女人”。他曾经交往了几个“女友”都觉得不合适,廖凤仙的出现正符合他的猎杀条件。

相似的案件还有很多。

2003年,50岁的陈某通过某婚介所和43岁的王女士相识并恋爱。婚前,陈某已经帮王女士购买了巨额人身意外伤害险,随后雇佣杀手将其妻杀害,骗取150余万元的保险金。

2007年,周绪波迷上赌博,只因欠了别人2500元赌债,就产生了杀妻骗保的主意。周故意制造事故,造成妻子淹死在水库的假象,成功收获了16000元保险抵偿金,以此还了赌债。

2011年,恩施州著名歌手张妮意外死去。原因是被丈夫梁子军杀害,为了骗取106万元的保单。

梦想发财的梁子军,早年看过一部杀妻骗保的欧美电影。而张妮,不过是梁子军的第二个猎物。他曾为前妻买过几份保险,但前妻在签字之前察觉到了不对,随后两人离婚。

2016年,南通,为了和情人享受“桃色梦”,骗取巨额保单,黄华在家中用砖块、板凳多次击打妻子头面部,妻子大出血死亡。

2016年,河北怀来,身欠赌债的代陶,浏览了多家保险公司,最终为妻子孙菊选择了一份保险内容是“意外死亡/身故,将赔付100万元”的人身保险。

之后,在好友的协助下,一同用皮划艇淹死了孙菊。

保险欺诈成行业顽疾

所谓“保险欺诈”,一般指的是保险金诈骗类欺诈行为,主要包括故意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编造虚假的事故原因或者夸大损失程度,骗取保险金,故意造成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行为等。上述“杀妻骗保”案便是典型的保险欺诈。

值得一提的是,保险欺诈一直是保险业的顽疾,根据国际保险监管者协会测算,全球每年约有20%至30%的保险赔款涉嫌欺诈,损失金额约800亿美元。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保险欺诈几乎无法完全规避。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律师表示,保险欺诈如同杀人放火一样,是行为人主观行为,只能靠制度尽可能减少风险。就目前我国保险法而言,一人被投多份保险、一人投保多份保险均不违法,这也造成保险公司往往很难在投保初期发现骗保情形。

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政明在接受采访时,提出了四点建议:

一要加强对保险消费者和保险销售人员的教育。保险要回归本源,保险是风险保障,是经济补偿,不是赌博。同时要加强保险诈骗犯罪的警示教育。

二要规范保险销售行为,加强核保理赔管理。例如,对高保额保单的财务状况调查,应由被保险人亲笔填写,由保险公司严格审核。

三要加强保险行业内部、保险行业与司法部门的信息共享。比如保险行业内的投保信息、拒保信息、拒赔信息等共享;司法部门确定的诈骗、侵占财产、贪污等经济犯罪信息与保险业的共享。

四要进一步完善立法、执法,加大对保险欺诈者的惩罚力度和保险欺诈人员的犯罪成本,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