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GDP首次突破90万亿元 经济向好基本面不变

T+- (原标题:发改委专家:明年增速仍将在合理区间,一大理由显底气)
对于接下来的经济增长趋势,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形势室主任杜飞轮的预测是:2019年潜在经济增长率预计保持在6.2%,2020年预计为6%左右。12月21日,在以“深化竞争中性改革,激发经济发展动力”为主题的2019-2020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发布会上,杜飞轮表示,中国经济长期稳中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经济的基本面也不会因为短期的经贸摩擦而切断,所以下一步不需要那么悲观。从中长期的角度综合来看,杜飞轮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既有五大机遇也有三大挑战。五大机遇分别是总体上仍处于和平发展的外部环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带来的历史性机遇、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的新机遇、需求结构升级带来的新机遇、加快绿色发展的新机遇。三大挑战分别是国际经济经贸规则变化带来的挑战、跨跃中等收入陷阱的挑战,以及防范化财政金融领域风险与次生风险的挑战。目前,世界经济进入中周期性下行轨道,杜飞轮说,下一阶段大概率呈现弱增长态势。一方面是商业周期惯性,一旦下行趋势开启,就会延续一段时间;另外,新旧动力转换、新供求平衡、智能工业革命推动长周期繁荣,都需要时间;与此同时,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都会限制贸易,减弱经济增长引擎的动力。“金融危机之后的增长周期可能基本结束,全球经济下一步很可能出现新一轮的4低新特征——低增长、低通胀、低需求或者低贸易、低利率。”杜飞轮说。而从中国经济内部来看,也面临着发展阶段的考验。按2018年GDP
91.93万亿元、2018年末总人口13.95亿人,以及2019年6%的GDP预计增速计,预计今年GDP将达97.45万亿元左右,人均GDP为6.99万元,,折合美元即超过1万美元。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是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迈进的十分关键的阶段。“在这种机遇和挑战中,我们看好的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面。”杜飞轮说。这个基本面,杜飞轮说,来自消费的增长、供给结构的升级、产业质量体系的提高以及城镇化的提质。我国目前的经济增长中虽然还存在结构性问题,但杜飞轮认为,包括城镇化率、服务业占比等,都在向黄金分割点(0.618)的优化格局迈进。仅以城镇化而言,2018年我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3.37%,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9.58%。“这中间的差距,就在农民工转向市民过程中的公共服务、公共投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实现提质。”杜飞轮说。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9251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617元,城乡居民收入比2.7:1;2018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6112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2124元,城乡消费比2.15:1。也因此,杜飞轮说,如果这近16个百分点所对应的超过2亿人口从农民转为市民,将会带来巨大的投资和需求增长空间。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到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再到入世倒逼下中国加快市场开放,释放改革红利,杜飞轮说,中国每经历一轮改革,都会带来一个增长周期。“下一轮更寄希望于刚刚召开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推进各方面的制度建设和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加快释放改革红利。将迎来一轮比较好的向上增长的状态。”杜飞轮说。对于财政、货币、就业、产业、区域、投资和消费政策等短期政策,杜飞轮表示,通过加强政策体系的建设,加强政策的协调与工作协同,适应稳中有变,化解经济运行中的各种矛盾和问题。“只要我们沿着这个方向继续发展,做好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防风险、惠民生、保稳定等工作,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依然处于世界前列,中国对全球经济的贡献越来越高,中国将世界经济舞台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杜飞轮说。

湖南县域GDP突破2万亿元2016年全省约七成GDP来自县域,八成多常住人口分布在县域

国家统计局1月21日发布的2018年全年经济发展数据显示,初步核算,201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首次突破90万亿元大关,比2017年增长6.6%,实现了6.5%左右的预期目标。

6月22日省统计局发布《2016年湖南县域经济发展情况》。去年我省县域经济实力明显增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1824.91亿元,首次突破2万亿元大关,占同期全省GDP比重约七成,成为全省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

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64734亿元,比2017年增长3.5%;第二产业增加值366001亿元,增长5.8%;第三产业增加值469575亿元,增长7.6%。

目前,我省县域包括了14个市州的98个县市区,其中,长株潭地区共有12个县域,环洞庭湖地区共21个县域,大湘西地区共32个县域,湘南地区有33个县域;2016年县域常住人口为5745.75万人,这意味着湖南84.2%的常住人口分布在县域。其中,城镇常住人口为2627.34万人,县域城镇化率不足50%。

不仅GDP数值符合预期,经济增长带给居民的获得感进一步提升。

数据显示,我省县域经济发展主要依靠工业支撑。2016年三次产业分别实现增加值3346.2亿元、10307.2亿元、8171.5亿元,结构比例为15.3∶47.2∶37.4,与全省水平相比,第二产业占比高5个百分点,三产业占比低9个百分点;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第一、二产业占比分别高出6.7个和7.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占比低14.2个百分点。

一方面,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上升。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5%。

县域居民的生活水平呈现较快提升。收入方面,2016年我省县域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6128元,较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低5156元,但同比增幅高出全省0.4个百分点;县域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510元,较全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高580元,同比增幅也高出全省0.6个百分点。消费方面,2016年全省县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728.93亿元,占同期全省消费总量的57.5%,同比增长13.0%,增幅高出全省1.3个百分点。

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9251元,增长7.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5.6%;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617元,增长8.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6%。

另一方面,居民消费支出增加。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9853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4%,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2%。

其中,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6112元,增长6.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4.6%;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2124元,增长10.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4%。

此外,居民消费结构升级。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9853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4%,其中人均交通通信消费支出2675元,增长7.1%,占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为13.5%;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2226元,增长6.7%,占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为11.2%;人均医疗保健消费支出1685元,增长16.1%,占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为8.5%;这类支出增长率超过平均水平。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表示,2018年经济前高后低、逐渐下滑的态势,也预示着今年经济将面临更多困难。2019年中国经济政策既要重视供给侧改革,也要加快完善需求侧改革。

展望2019年,市场普遍预期外部环境可能更加严峻,国际机构下调了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

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表示,从中国自身看,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也不会改变。

中国仍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仍然是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仍然具有较强的后发优势、较大的发展空间,特别是我们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主要矛盾,这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判断,必然会带来发展深度和广度的开拓,带来发展质量和水平的提升,支撑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

此外,从本次公布数据来看,我国经济结构改善已经有所体现。2018年全年高技术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分别比上年增长11.7%、8.9%和8.1%,增速分别比规模以上工业快5.5、2.7和1.9个百分点。

新兴工业产品产量快速增长,铁路客车、微波终端机、新能源汽车、生物基化学纤维、智能电视、锂离子电池和集成电路分别增长183.0%、104.5%、40.1%、23.5%、18.7%、12.9%和9.7%。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认为,在这种持续变化的外部环境中我们能够取得这些稳定跟预期相一致的增长,以及结构方面的改善很不容易。

本次公布数据中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亮点,即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增速加快。数据显示,高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投资增速较快,2018年比上年分别增长16.1%和11.1%。

而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635636亿元,比上年增长5.9%,增速加快。此外民间投资394051亿元,增长8.7%,比上年加快2.7个百分点。

赵锡军表示,希望通过进一步的改革,来稳定在高端高新技术领域的投资,巩固新产业的地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