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酒陷甜蜜素风波:原经销商举报索赔 公司声明了

图片 1

T+- (原标题:酒鬼酒突陷甜蜜素风波!原经销商举报索赔 公司声明了)
 针对举报人所说的酒鬼酒检测出甜蜜素一事,酒鬼酒相关负责人回应中证君:“这些事情需要后续去核实。”同时,酒鬼酒在声明中称:“对部分媒体在报道中提及的‘个别员工私自添加甜蜜素’的线索,我公司深感震惊。为保护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我们恳请相关媒体将掌握的线索材料提供给公安部门,我们将积极协助公安机关对涉嫌严重违反食品安全操作规程的个人进行调查,一经查实,必将绳之以法。”举报人石磊:维护自己合法的经济诉求
天经地义针对酒鬼酒发表的声明,石磊对中证君表示:“原经销商意图谋求不正当利益的说法令人哭笑不得,维护自己合法的经济诉求,天经地义。”石磊在接受中证君采访时说:“我花3000万元买酒是为了获利,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果我3000万买进再3000万卖出,没有这种商家。而且我和酒鬼酒的销售合同上已经约束了我有多少获利空间。因为产品的质量问题导致产品卖不出去,没法获利,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是按出厂价回收我的酒,这个合理吗?我有仓储费用、物流费用、财务成本、广告费用等,还有预期利益,你不可能按出厂价把酒退了就完事了。而且合同约定,如果出现质量损失,赔偿我一切损失。”同时,石磊向中证君提供了一份声明称:“不想与酒鬼酒公司打口水仗,各说各的,毫无意义。希望酒鬼酒赶紧配合监管部门,主动邀请检测机构、媒体、消费者代表前来,对54度500ml老酒鬼酒、以及其他酒品是否含有甜蜜素,进行公开、公证的检测。”事件回溯原经销商举报酒鬼酒非法添加甜蜜素此次遭举报非法添加甜蜜素酒鬼酒是54°500ml老酒鬼酒,举报人是酒鬼酒总代理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公司法人代表石磊。石磊告诉中证君,其举报酒鬼酒非法添加甜蜜素的酒生产于2012年,已经销售4万多瓶,目前还有5万多瓶在来今雨轩封存。石磊介绍,2012年,来今雨轩与酒鬼酒供销公司签订了《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签订合同后,来今雨轩公司向酒鬼酒供销支付了3000万元酒款,酒鬼酒供销公司则提供了12万余瓶4°500ml老酒鬼酒,单价为238.8元/瓶。同时,合同约定,酒鬼酒供销公司向来今雨轩公司提供质量合格且稳定的产品,并保证产品符合国家规定的质量标准。若产品在销售中出现酒质问题,酒鬼酒供销公司应负责跟踪调查处理。如确因酒鬼酒供销公司原因导致的质量问题,由酒鬼酒供销公司负责,由此产生的法律责任、损失及费用由酒鬼酒供销公司承担。2016年4月,来今雨轩接到分销商持含有甜蜜素的检测报告反映,老酒鬼酒存在非法添加甜蜜素问题,并要求退货。来源:举报人石磊提供的分销商提供的第一份检测报告石磊表示,接到投诉后,公司两次将封样样品、库存产品向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申请检测,一次向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申请检测。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2016年5月4日《检验报告》显示,送检样品白酒中的甜蜜素测定值为0.384mg/L;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2016年8月3日《检验报告》显示,甜蜜素测定值为0.36mg/kg;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2019年8月29日《检验报告》显示,甜蜜素测定值为0.344
mg/kg。来源:检出报告系举报人石磊单方面提供,中证君尚未向国家质检中心核实。而后,来今雨轩与酒鬼酒就此事进行协商未果,将酒鬼酒告上法庭。根据公开资料,湘西土家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来今雨轩提交的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2016年8月3日《检验报告》及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2016年5月16日《检验报告》是原告单方面委托作出的检测,亦不能证明样品即为涉案产品,该院不予采信。因此作出判决,酒鬼酒供销公司收到来今雨轩公司退货后三日内将货款退还,并驳回来今雨轩公司其他诉讼请求。而后来今雨轩再次上诉,并提出鉴定申请。而二审湖南省高院认为,来今雨轩公司已就该部分产品提出退货,酒鬼酒公司也已经同意退货,鉴定已无必要,故对其鉴定申请不与准许。2019年10月25日,湖南省高院驳回来今雨轩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同时,在二审过程中,酒鬼酒供销公司表示,在一审中同意退货,并非对来今雨轩诉称产品质量问题的自认,酒鬼酒表示:“2012年发生塑化剂事件后,酒鬼酒供销公司本着对消费者及客户负责的态度,对于2012年生产的产品,如经销商存有疑虑,酒鬼酒供销公司母公司同意采取召回方式予以退货。2015年9月,来今雨轩公司也向酒鬼酒公司退回了28670瓶案涉产品。酒鬼酒供销公司母公司同意接受来今雨轩公司的退货诉求,是塑化剂事件后确定的退货政策,并非对产品质量问题的自认。”甜蜜素是什么?甜蜜素化学名是环己基氨基磺酸钠,是一种人工合成的无营养甜味剂,甜度是蔗糖的30-40倍。因其甜度口感良好,所以常用于蜜饯,糕点,酱菜,调味料和饮料等食品中,是目前食品行业中应用最多最广的一种甜味添加剂。《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4)中明确规定,配制酒中的甜蜜素(以环己基氨基磺酸计)应≤0.65g/
kg,其他酒类中均不得使用甜蜜素。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专业委员会专家称,甜蜜素在很多食品行业允许添加,适量食用对人体并无明显危害,但白酒行业禁止添加,主要是为了保护传统工艺的纯洁性。一位白酒研究员认为,在果酒中添加适量甜蜜素,的确能够提升果酒的口感,但白酒禁止添加,若查出添加,企业应负相应责任。某国际酒业交易中心一位资深人士表示,根据公开报道的信源,这批酒是2012年生产的54°老酒鬼酒,行业内的人都知道,2012年是白酒塑化剂问题爆发的年份,使得白酒行业元气大伤。“根据报道的内容看,这款被检测出甜蜜素的白酒,是买断产品,俗称定制贴牌酒,属于包销产品。简单点说,酒是酒鬼酒公司生产,但所有权归新闻里的主角北京来今雨轩公司所有,他们对产品的渠道、推广、销售、售后等行为负责。”该人士表示,白酒禁止添加塑化剂、甜蜜素等添加剂是有明确规定的,但在2012年塑化剂风波之前,这是一个“灰色地带”,根据报道看,这批酒的品质问题在2016年就发现了,三年时间过去了,酒鬼酒公司与经销商之间没有达成解决方案。国泰君安:旧事重提
影响有限国泰君安表示,此次酒鬼酒被举报的产品为2012年生产的“54°500ml老酒鬼酒”,为公司非主流的老产品,与当前主流产品无关。自2012年11月酒鬼酒塑化剂事件后,公司高度关注对甜蜜素、塑化剂等明令禁止的食品添加剂的管理,对产品质量的管控越来越严格,公司明确声明从未采购甜蜜素。国泰君安指出,酒圈早已熟知该信息,厂商合作更加理性,预计事件对厂商关系影响有限。厂商矛盾升级引来舆论发酵,存在裹挟舆论谋取利益的可能,正义的力量要多发声。举报事件起始于2016年,公司已经采取多项措施解决,该事件在酒圈里早已广泛传播,不是新信息,对公司当前与经销商的合作关系影响有限。

图片 1

塑化剂风波后,酒鬼酒再次陷入质量危机。

12月17日,澎湃新闻接到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酒鬼酒供销公司”)“54°500ml老酒鬼酒”总代理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公司(下称“来今雨轩公司”)法人代表石磊实名举报称,其仓库里封存了5万瓶酒鬼酒,被检出添加了“甜蜜素”,“不敢流向市场,酒鬼酒又不肯赔偿损失”。

石磊向澎湃新闻出示了3份国内有检测资质机构对54°500ml老酒鬼酒的检测结果,均显示酒内含有“甜蜜素”。

公开资料显示,甜蜜素(化学名:环己基氨基磺酸钠)属于非营养型合成甜味剂,甜度比白糖高40倍,过量摄入会对人体肝脏、神经系统造成危害。根据《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4),甜蜜素在白酒行业里面是禁止添加。

针对酒鬼酒是否被添加“甜蜜素”,酒鬼酒供销公司董秘李文生12月18日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酒鬼酒是国企,接受媒体采访有严格的流程,希望记者通过邮箱发送采访提纲。酒鬼酒将在24小时内给出答复。

截至记者发稿,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酒鬼酒公司”)未就经销商举报问题通过邮件作出回应。

18日,澎湃新闻从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获悉,该局已接收相关举报材料,正式受理举报事项。

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总部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图

送检两家检测机构均检出“甜蜜素”

石磊向澎湃新闻介绍,2012年,他名下的来今雨轩公司与酒鬼酒供销公司签订了《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由来今雨轩公司代理销售54°500ml老酒鬼酒,结算价为238.8元/瓶,最低批发价为439元/瓶。

合同约定,酒鬼酒供销公司向来今雨轩公司提供质量合格且稳定的产品,并保证产品符合国家规定的质量标准。若产品在销售中出现酒质问题,酒鬼酒供销公司应负责跟踪调查处理。如确因酒鬼酒供销公司原因导致的质量问题,由酒鬼酒供销公司负责,由此产生的法律责任、损失及费用由酒鬼酒供销公司承担。

签订合同后,来今雨轩公司向酒鬼酒供销支付了3000万元酒款,酒鬼酒供销公司则按238.8元/瓶提供了12万余瓶4°500ml老酒鬼酒。

来今雨轩公司为自己湘西仓库贴上封条

被封存的5万余瓶酒鬼酒

石磊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此后,来今雨轩公司开始对外销售这一批老酒鬼酒,2016年4月,公司接到分销商持含有甜蜜素的检测报告来找公司反映,老酒鬼酒存在非法添加甜蜜素问题,并要求退货。

石磊说,接到投诉后,公司对经销商的退货要求进行协商处理,并两次将封样样品、库存产品向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申请检测,一次向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申请检测。

“相关检测报告均显示,酒鬼酒供销公司向我们交付的上述酒类产品中含有国家明令禁止添加的环己基氨基磺酸钠,也就是俗称的甜蜜素。”石磊称。

澎湃新闻记者从石磊处获取了前述3份检验报告。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2016年5月4日《检验报告》显示,送检样品白酒中的甜蜜素测定值为0.384mg/L;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2016年8月3日《检验报告》显示,甜蜜素测定值为0.36mg/kg;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2019年8月29日《检验报告》显示,甜蜜素测定值为0.344
mg/kg。

封存的酒鬼酒在公证处公证检测下检出含有“甜蜜素”

石磊说,2019年8月委托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进行检验时,为了证据保全,还向湖南省长沙市长沙公证处申请公证。澎湃新闻记者获取了公证书及公证照片、视频等相关材料。

石磊说在到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送检获得检测报告后,他于2016年5月12日曾来到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要求公司方妥善处理,却被酒鬼酒时任董事长汪金国回绝,“你可以去打官司”,双方最终不欢而散。

其间,石磊公司员工用手机拍下了石磊与酒鬼酒公司总经理董顺钢,时任董事长汪金国争执的全过程。

法院判令退货退款

协调被拒后,石磊走上了诉讼之路。

2018年11月13日,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来今雨轩公司与酒鬼酒供销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来今雨轩公司请求法院判令酒鬼酒供销公司就未销售的125509瓶54°500ml老酒鬼酒接受退货,返还购酒款2997万余元,并赔偿因其违约造成的损失2512万余元。

酒鬼酒供销公司当庭表示,愿对来今雨轩公司剩余的2012年生产的老酒鬼酒按238.8元/瓶的价格予以召回,具体以原告实际退回的数量予以结算。

湘西土家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来今雨轩提交的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2016年8月3日《检验报告》及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2016年5月16日《检验报告》是原告单方面委托作出的检测,亦不能证明样品即为涉案产品,该院不予采信。

湘西土家族自治州中院作出判决,酒鬼酒供销公司收到来今雨轩公司退货后三日内将货款退还,并驳回来今雨轩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过程中,石磊公司提出,其提交的检测报告足以证明,酒鬼酒供销公司交付给来今雨轩公司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属于不安全食品,并向法院申请对涉案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进行鉴定。

二审中,酒鬼酒供销公司称,在一审中同意退货,并非对来今雨轩诉称产品质量问题的自认,“2012年发生塑化剂事件后,酒鬼酒供销公司本着对消费者及客户负责的态度,对于2012年生产的产品,如经销商存有疑虑,酒鬼酒供销公司母公司同意采取召回方式予以退货。2015年9月,来今雨轩公司也向酒鬼酒公司退回了28670瓶案涉产品。酒鬼酒供销公司母公司同意接受来今雨轩公司的退货诉求,是塑化剂事件后确定的退货政策,并非对产品质量问题的自认。”

湖南省高院认为,来今雨轩公司申请对涉案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进行鉴定,“但来今雨轩公司已就该部分产品提出退货,酒鬼酒公司也已经同意退货,鉴定已无必要,故对其鉴定申请不与准许。”

对于来今雨轩公司主张的预期利益损失,湖南省高院未予支持。2019年10月25日,湖南省高院驳回来今雨轩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12月13日,石磊接到湘西中院来电通知称酒鬼酒公司申请执行,要求来今雨轩公司退还仓库内的5万余瓶酒。中院执行局致电石磊同时,酒鬼酒公司派员工守到石磊公司封存酒的仓库大门外。

同日,石磊公司的代理律师到湘西中院提交了《关于酒鬼酒供销有限公司无权申请执行的法律意见书》后,强制执行暂缓。

市场监管部门已正式受理举报

在整个诉讼过程中,酒鬼酒供销公司一直未正面回应是否真的添加了“甜蜜素”问题。

一名2007年离职的酒鬼酒供销公司酿造分厂的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讲述了疑似一线工人向基酒里添加甜蜜素的始末和原因。

该离职负责人称,添加源自1997年7月上市之后,酒鬼酒市场上供不应求,公司为了激励酿造车间能多快好省的酿造出高品质白酒,开始改变原有的酬薪机制,由原有的定薪改成绩效考核,“同样的原料,酿造出的高品质酒越多,工资越高”。酬薪机制修改后,生产车间内一度工资悬殊。数月内,
一个消息在各个生产车间传播开来,“往白酒里添加甜蜜素能提高酒的品质”。

“甜蜜素价格低,容易购买。出酒时,一线员工会掏出自购的甜蜜素往酒缸内添加甜蜜素。”该分厂负责人称,加多少并没有统一的标准,一般是加一点后,员工会勺出一点新酒品尝,如果还有苦味,就会继续添加。

“后来这个在车间的公开秘密,变成了整个车间一线员工们的生财之道。”该负责人称介绍,这种状况从1997年酒鬼上市之后持续到2002年,酒鬼酒高层发现一线员工非法添加的事,被及时叫停,同年有部分员工还因此被辞退。

但该说法尚未得到酒鬼酒公司方面证实。

12月18日,酒鬼酒供销公司董秘李文生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酒鬼酒是央企,接受媒体采访有严格的流程,希望记者通过邮箱发送采访提纲。

18日晚,李文生说,酒鬼酒将在24小时内给出答复;19日晚,澎湃记者再次接到李文生电话回复称,因为相关问题还需请示中粮集团高层,所以暂时无法回复记者提问,有回复后将尽快联系记者。

截至记者发稿,酒鬼酒方未就是否添加甜蜜素问题作出回应。

同日下午,石磊向湖南湘西市场监督管理局实名举报酒鬼酒非法添加甜蜜素问题。

石磊提供的举报诉求写道:请求监管部门“对酒鬼酒供销公司生产的酒类产品违法添加国家明令禁止的甜蜜素的事实情况进行调查;对酒鬼酒供销公司放任不合格产品在消费市场流通的行为进行调查;对酒鬼酒供销公司作出处罚决定,维护消费者权益。

12月18日,澎湃新闻记者从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获悉,该局已接收相关举报材料,正式受理举报事项。

“若酒鬼酒产品确实存在质量问题,会要求厂家公开召回”,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

业内对白酒中添加“甜蜜素”尚存争议

公开资料显示,甜蜜素化学名称为环己基氨基磺酸钠,是一种常用的合成甜味剂。按照《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GB
2760—2007)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
2760—2014)规定,白酒中不得使用甜蜜素。

事实上就白酒为何禁止添加甜蜜素,业界一直存在着不同的说法。

“传统的固态法白酒内禁止添加甜蜜素是为了维护传统工艺的严肃性和维护传统工艺的质量。”12月20日,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马勇向澎湃新闻表示,在传统工艺当中,不要使用包括甜蜜素在内的调香调味的任何物质,而在固液法和液态法中是允许使用的,但是也不是(指)直接对身体健康造成多大影响。酒里面检出了(甜蜜素)需要综合判定,任何一部法律和标准都没有规定白酒里不得检出甜蜜素,检出了不代表添加了,如果没有直接证据掌握人为添加的情况,只是单单检出了,还不能直接说产品违法。

同日,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副秘书长赵禹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达了不同的看法。他认为,白酒中添加甜蜜素,可能短期内对身体的危害不会体现出来,但日积月累下来,一定会对身体有伤害,虽然甜蜜素在其他食品中允许有所添加,但白酒的工艺、产品结构、分子结构有其特殊性,甜蜜素在白酒中可能会产生其他一些反应,饮用时间长了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被查处白酒添加甜蜜素的,一般是小企业”,赵禹认为,小企业的工艺水平达不到,违规添加甜蜜素是为了提高口感。

(原标题:酒鬼酒代理商举报白酒中检出“甜蜜素”,市监部门已受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