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新普京中信国安“过年关”被讨债近8亿!总负债超1600亿

缅甸新普京 1

T+- (原标题:中信国安“过年关”被讨债近8亿!总负债超1600亿
资本玩家不灵了) 华夏时报记者 刘超凤 陈锋
上海报道年末一个大雷,又是股权质押业务。12月18日,申万宏源发布公告,因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申万宏源起诉了中信国安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信国安投资”)、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信国安集团”),诉讼标的分别为3.29亿元和4.5亿元,合计高达7.79亿元。申万宏源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各项业务经营情况正常,上述诉讼事项对公司业务经营、财务状况及偿债能力无重大影响。对于何时计提减值准备,申万宏源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后续的处理结果以公告披露为准。”祸起股票质押2018年3月,申万宏源与中信国安集团子公司中信国安投资签订了股票质押式回购协议书。中信国安投资将持有的*ST中葡(600084.SH)1.26亿股股票质押给申万宏源,并获得4亿元融资款。而中信国安集团为本次协议承担连带保证责任。2018年10月11日,因“中葡股份”股票收盘价跌至3.5元/股,导致《协议》项下履约保障比例已低于约定的最低履约保障比例。中信国安投资未依约履行义务,未能如期足额支付到期利息,且质押股票被司法冻结,已构成违约。截至目前,经部分平仓减持,申万宏源仍然对中信国安投资持有的1.17亿股“中葡股份”股票享有质权。无独有偶,申万宏源与中信国安集团的股票质押业务同样爆仓。2018年4月,申万宏源与中信国安集团签订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而在接下来的7个月里,双方签署了合计5份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协议书。中信国安集团以1.43亿股“中葡股份”作为质押标的股票,向申万宏源融入了合计4.6亿元资金。后期,中信国安集团合计向申万宏源补充质押“中葡股份”股票7240万股。2018年10月18日,因“中葡股份”股票收盘价跌至3元/股,中信国安集团未能履约且质押股票被司法冻结,构成违约。值得注意的是,签署股票质押回购协议时,当时的中葡股份正处于停牌状态,每股股价为7.52元,是质押价格3.5元、3元的两倍多,安全垫算是比较厚的。即使安全垫厚,也挡不住股价大跌。复盘后不久,中葡股份的股价持续暴跌,短短5个月时间内,就跌破了3元的平仓线。截至2019年12月20日,*ST中葡的收盘价仅为2.7元/股。中信国安集团总负债超1600亿踩雷中信国安集团的,并不止申万宏源一家,东海证券曾在今年上半年触雷。据东海证券2019年半年报,东海证券上半年三只资管产品踩雷,并为此计提减值准备1.87亿元。其中一只资管产品便是“16中信国安MTN002”,
票面金额为5000万元。由于大额计提,导致东海证券资管业务上半年同比下滑了32.55%。据了解,中信国安集团的前身为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1987年4月投资150万元成立的北京国安宾馆。天眼查数据显示,中信国安集团的股权非常分散,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黑龙江鼎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有其20.94%、19.76%的股份。中信国安集团旗下拥有中信国安(000839.SZ)、白银有色(601212.SH)、*ST中葡三家A股上市公司股份,据这三家上市公司最新的季报显示,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这三家公司股份均被冻结。12月16日晚间,中信国安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付资金,公司发行的“15中信国安MTN004”和“16中信国安MTN002”债券发生违约,两只债券的发行规模均为20亿元,且均于12月16日到期。据Wind数据显示,从2019年4月份至今,中信国安集团陆续已经有6只债券违约,涉及金额高达114亿元。中信国安集团目前面临着巨额的债务。截至到2019年三季度末,其总资产1864.65亿元,总负债高达1638.63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88%。其中,短期借款高达412.9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254.3亿元。在巨额债务之下,中信国安集团的经营收入和偿债能力十分堪忧。据中信国安集团(合并口径)三季报显示,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23.87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28.91亿元。此次,申万宏源通过司法途径索回质押融资款的难度并不低。“审理时间要看案件的复杂程度和具体举证情况,可能周期会比较长。”上海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缅甸新普京 1

原标题:又一家券商踩雷中信国安!申万宏源股票质押遭7.8亿违约,不止一家券商遭拖累  申万宏源证券股权质押踩雷,7.8亿元遭违约!  今日(12月18日)晚间,申万宏源(000166)披露子公司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万宏源证券”)涉及诉讼公告。申万宏源证券与中信国安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国安”)发生两起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的诉讼,两件案件涉及诉讼标的金额合计7.789亿元。  申万宏源证券踩雷7.789亿  2018年3月,申万宏源证券与中信国安集团子公司中信国安签订了《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协议书》(以下统称为《协议一》)。  依据《协议一》的约定,中信国安以其共计1.255亿股*ST中葡(600084.SH)作为质押标的股票,向申万宏源证券融入4亿元。  中信国安集团于2018年3月13日与申万宏源证券签署了《保证合同》,对《协议一》项下全部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然而在2018年10月11日,*ST中葡股票收盘价跌至3.5元/股,这导致《协议一》项下履约保障比例已低于约定的最低履约保障比例。  中信国安未依约履行提升履约保障比例至约定值以上的义务,且未能如期足额支付到期利息及质押股票被司法冻结,已构成《协议一》项下的违约事项,应当依据《协议一》约定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中信国安集团亦未按合同的约定承担相应担保责任。  另一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的诉讼起因于2018年4月,申万宏源证券与中信国安签订了《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2018年4月至10月,双方签署了合计5份《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二》”)  依据《协议二》的约定,中信国安以其持有的1.43亿股*ST中葡股票作为质押标的股票,向申万宏源证券融入了合计4.6亿元资金。后中信国安合计向申万宏源证券补充质押*ST中葡股票7240万股。  2018年10月18日,因“中葡股份”股票收盘价跌至3元/股,导致《协议》项下履约保障比例已低于约定的最低履约保障比例,中信国安投资未按合同提升履约保障比例到约定值以上的义务,且没有如期足额支付到期利息,构成违约。  申万宏源公告显示,截至目前,申万宏源已对中信国安投资质押的部分股票进行平仓减持处理,并对其余1.17亿股股票依法享有质权。  中信国安债券压力大  中信国安集团前身为1987年4月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投资150万元成立的北京国安宾馆。旗下拥有中信国安(000839.SZ)、白银有色(601212.SH)、*ST中葡三家A股上市公司股份,据这三家最新季报显示,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这三家公司股份均被冻结。  12月16日晚间,中信国安集团公告称,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付资金,公司发行的“15中信国安MTN004”和“16中信国安MTN002”债券发生违约。“15中信国安MTN004”和“16中信国安MTN002”的发行规模均为20亿元,并都于12月16日到期。  据中信国安集团(合并口径)三季报显示,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23.87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28.91亿元。  截止2019年三季度末,中信国安集团总资产1864.65亿元,总负债1638.63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7.88%,其中短期负债421.93亿元。  此外,踩雷中信国安集团的券商还有东海证券(832970.OC)。  据东海证券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管理的“盈多多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于2016年12月16日购买了中信国安集团发行的“16中信国安MTN002”债券,票面金额为5000万元。后因中信国安集团严重违反双方协议,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

年末一个大雷,又是股权质押业务。

12月18日,申万宏源发布公告,因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申万宏源起诉了中信国安投资有限公司、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诉讼标的分别为3.29亿元和4.5亿元,合计高达7.79亿元。

申万宏源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各项业务经营情况正常,上述诉讼事项对公司业务经营、财务状况及偿债能力无重大影响。

对于何时计提减值准备,申万宏源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后续的处理结果以公告披露为准。”

祸起股票质押

2018年3月,申万宏源与中信国安集团子公司中信国安投资签订了股票质押式回购协议书。中信国安投资将持有的*ST中葡1.26亿股股票质押给申万宏源,并获得4亿元融资款。而中信国安集团为本次协议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2018年10月11日,因“中葡股份”股票收盘价跌至3.5元/股,导致《协议》项下履约保障比例已低于约定的最低履约保障比例。中信国安投资未依约履行义务,未能如期足额支付到期利息,且质押股票被司法冻结,已构成违约。

截至目前,经部分平仓减持,申万宏源仍然对中信国安投资持有的1.17亿股“中葡股份”股票享有质权。

无独有偶,申万宏源与中信国安集团的股票质押业务同样爆仓。

2018年4月,申万宏源与中信国安集团签订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而在接下来的7个月里,双方签署了合计5份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协议书。中信国安集团以1.43亿股“中葡股份”作为质押标的股票,向申万宏源融入了合计4.6亿元资金。

后期,中信国安集团合计向申万宏源补充质押“中葡股份”股票7240万股。2018年10月18日,因“中葡股份”股票收盘价跌至3元/股,中信国安集团未能履约且质押股票被司法冻结,构成违约。

值得注意的是,签署股票质押回购协议时,当时的中葡股份正处于停牌状态,每股股价为7.52元,是质押价格3.5元、3元的两倍多,安全垫算是比较厚的。

即使安全垫厚,也挡不住股价大跌。复盘后不久,中葡股份的股价持续暴跌,短短5个月时间内,就跌破了3元的平仓线。截至2019年12月20日,*ST中葡的收盘价仅为2.7元/股。

中信国安集团总负债超1600亿

踩雷中信国安集团的,并不止申万宏源一家,东海证券曾在今年上半年触雷。

据东海证券2019年半年报,东海证券上半年三只资管产品踩雷,并为此计提减值准备1.87亿元。其中一只资管产品便是“16中信国安MTN002”,
票面金额为5000万元。由于大额计提,导致东海证券资管业务上半年同比下滑了32.55%。

据了解,中信国安集团的前身为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1987年4月投资150万元成立的北京国安宾馆。天眼查数据显示,中信国安集团的股权非常分散,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黑龙江鼎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有其20.94%、19.76%的股份。

中信国安集团旗下拥有中信国安、白银有色、*ST中葡三家A股上市公司股份,据这三家上市公司最新的季报显示,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这三家公司股份均被冻结。

12月16日晚间,中信国安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付资金,公司发行的“15中信国安MTN004”和“16中信国安MTN002”债券发生违约,两只债券的发行规模均为20亿元,且均于12月16日到期。

据Wind数据显示,从2019年4月份至今,中信国安集团陆续已经有6只债券违约,涉及金额高达114亿元。

中信国安集团目前面临着巨额的债务。截至到2019年三季度末,其总资产1864.65亿元,总负债高达1638.63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88%。其中,短期借款高达412.9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254.3亿元。

在巨额债务之下,中信国安集团的经营收入和偿债能力十分堪忧。据中信国安集团三季报显示,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23.87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28.91亿元。

此次,申万宏源通过司法途径索回质押融资款的难度并不低。“审理时间要看案件的复杂程度和具体举证情况,可能周期会比较长。”上海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