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系车国内市场份额萎缩 美方或推迟征收汽车关税

新普京,T+- (原标题:汽车关税战停摆 谁是背后的利益相关者?)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孙斌 于建平
北京报道12月15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汽车及零部件继续暂停加征关税。这即意味着我国本应在15日当天12时于对美国产汽车及零部件分别加征25%、5%税率双暂停,对美产整车关税税率仍定格在25%,消息公布后,包括通用、福特、特斯拉在内的美系汽车品牌并未展现出过多的市场发声。相比较美系品牌的集体噤声,德系、日系品牌在2019年7月-12月间所受到的市场影响更大,虽然中国车市全年整体下滑速度明显,但相比较而言,德系与日系车的市场份额依然向好。而且从全球市场角度看,正是得益于中国市场的渐进性增长,在2019年创下金融危机以来最大跌幅的全球汽车市场中苦战的跨国车企,才得以保住业绩。中美坐下来谈才稳人心只有中美两国坐下来谈的时候,全球汽车制造业巨头才能嗅到机会,而在中国市场之外,则是哀鸿遍野。据德国汽车工业协会本月初表示,预计今年全球汽车销量将下降5%,这是自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该协会主席表示,受需求疲软、美国关税政策及英国脱欧等因素的影响,2020年德国汽车行业或将进一步裁员。德国汽车工业协会主席伯恩哈德·马特斯表示,预计2020年,德国汽车在国内的销量将下降4%,至343万辆,在欧洲的销量将下降2%,德国汽车三巨头戴姆勒、宝马、奥迪相继宣布了裁员计划。就在近日,奥迪宣布,计划于2025年前在德国裁减9500名员工,超过员工总数的15%。随后,戴姆勒也宣布,计划在2022年之前将裁员至少1万人。今年9月底,宝马表示,计划到2022年裁员5000至6000人。而据日本央行调查显示,日本12月大型制造业景气判断指数为零,9月为正5。这是该指数连续第四个季度下滑,触及2013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更令德国、日本两国汽车业担心的是,美国的贸易战大棒是全球性指向,德日的汽车贸易在与美谈判的进程中,始终都在担心关税报复这“另一只靴子”的落地。而同是汽车制造业大国的美国,则是饱受汽车工会罢工纷扰,眼下开工都成问题,虽然中国市场的下行压力同样巨大,但相比这些汽车制造大国的国内乱象,这一串串的数据与场景,与它们在中国的局势形成了鲜明对比。数据显示,2019年11月,德系车企在华销售同比止跌转正,同比增2.9%,奔驰和大众轿车整体均上涨,北京奔驰同比增长20%,11月销量前十车企中,德日车企占据7席,而一汽丰田更以同比递增20%的速度领涨十强。谁在真正受益若排除德系、日系在华排产车取得的战绩,2019年美产进口车占我国整个进口汽车市场份额大约为17%,而据不完全数据统计,两家德国汽车企业销售车辆在此间总共占比57%。福特汽车占20%,随后是特斯拉,为7%。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许海东指出,德国两大豪华品牌近两年都在中国市场加大了SUV投放力度,而奔驰的大尺寸SUV,以及宝马X系列的这类美国产车型最容易受到利率波动的影响。据《华夏时报》记者查实,奔驰出口到中国的GLE/GLE轿跑车和GLS来自阿拉巴马州,戴姆勒将这里的塔斯卡卢萨工厂描述为“传统的SUV生产基地”。在2018年全球销量中,戴姆勒指出,SUV“占梅赛德斯-奔驰全球销量的三分之一以上”。除奔驰外,宝马向中国出口的X系列一部分来自其在南卡罗莱纳州斯帕坦堡工厂,而且依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宝马已连续五年蝉联全美最大的汽车出口商。而此轮关税停征,显然对部分产品生产地在美,销售地在华的奔驰、宝马而言是有利的,面对2019-2020年的销售形势,汽车品牌经销商结合中美税率政策,才得以更为合理地安排来年在华进口车型的销售排表和订货。同理,在美产进口车占比中有20%份额的福特系,也将受益于此次关税停征。2018年林肯品牌在华销量为5.5万辆,目前林肯品牌在华所售车型全部为进口款,其Navigator领航员生产地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Aviator飞行家产地为伊利诺斯州芝加哥,Continental大陆产地为密西根州弗拉特罗克,唯一的一款国产车型MKC的换代车型(国外命名为Corsair)8月刚在重庆工厂下线,预计在年底或明年初正式上市。中美新能源牌如何打与福特、奔驰、宝马在华销售美产内燃机车型的获利模式不同,中美建立在关税基础上的汽车贸易博弈映射在新能源领域,则具备更多的看点。以特斯拉为例,表面上看,是美国企业在中国投资,而实际上,上海组织银团贷款给特斯拉,后者投资生产线。上海地方又拿出数平方公里的土地,低价作给特斯拉。后者在美国各州的投资,也习惯性享有土地优惠。特斯拉真正的投资,是知识产权、品牌、生产组织,产业链协同等,技术资产和产业链资产的注入是特斯拉为代表的美式新兴企业的投资模式,而非真金白银。也就是说,特斯拉在一轮又一轮的中美贸易博弈中发现,与其站在中美关税贸易的焦点下发展业务,不如退到美产车的争论焦点外,利用中美贸易的平衡性策略来加速中国本地化,以时间换空间。而在日前,亦有消息称我方将从美国进口基于玉米的乙醇,以弥补国内生产的放缓,并实现在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上将清洁燃料与汽油混合比例提高的目标。美方资料显示,2016年中国进口了约2亿加仑美国乙醇,但由于贸易争端,进口关税在2018年提高至70%左右,相关进口因此被关闭。来自美国可再生燃料协会的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美国共出口了24亿美元的乙醇。如果消息确实,或将对近几年国内外车企的产品投放布局造成相当的影响。

突如其来的贸易摩擦,使得美产进口汽车经历了一波三折的税率反复。继今年3月份财政部宣布暂停加征关税后。5月13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商品提高加征关税税率的公告。公告显示,自2019年6月1日0时起,将对已实施加征关税的600亿美元清单美国商品中的部分,提高加征关税税率,分别实施25%、20%或10%加征关税。对之前加征5%关税的税目商品,仍继续加征5%关税。《证券日报》记者查阅600亿美元加税清单发现,其中并没有涉及此前暂停加税的汽车乘用车和汽车关键零部件。仅有一些边缘的零部件和汽车整车被加税——如部分美产汽车轮胎、车辆后视镜等零配件以及特种车辆将会加征5%-10%的关税。这意味着,特斯拉、在美产的奔驰、宝马等进口车并不包含在此次加税之内,未来美产进口车价格将不会因此次关税调整而波动,将继续保持15%的关税税率。对此,资深汽车分析师钟师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汽车的产业链是所有产业中最长的,涉及国家最多,对制造业影响也是最大的。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均落户我国投资设厂,并获得了巨大的投资回报。同时,他表示,汽车版块在中美贸易摩擦中会做出一个姿态。“包括上汽通用,长安福特、广汽菲克等合资公司都是中方会占一半的股份,中美双方事实上是利益共同体,因此中美贸易战不会轻易伤害已有中美汽车合资项目中任何一方。”但不排除会对少量从美国进口的汽车销量产生巨大影响。有曾就职于美国福特汽车的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绝大多数车型的核心部件和配套件均牵扯到欧洲、美国本土、以及日韩国等国厂家。为避免自身权益受损,相关各国也会向美国调税施压。产业链长波及面广汽车暂未列入“加税清单”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每年进口整车约120万辆,其中26.7万辆来自美国,价值约130亿美元。《证券日报》记者查阅数据发现,在美国对华出口的车辆中,美产德系车竟高达15万辆,数量竟多于林肯、特斯拉等美国品牌汽车。这也意味着,一旦对生产源自美国的汽车开征惩罚性关税,受其影响最大或将为德国品牌。有业内专家告诉记者,产地跟品牌所属国以及国家版本是不同的概念,只要货物进口证明书上标明原产地于美国的车型都面临加税。美国品牌的进口车和美国版的进口车,并不一定是美国产;相对应的其他国家品牌和版本的车,也可能是美国产。前者需要征税,后者则不需要。记者注意到,德国奔驰旗下的GLE和GLS,除了最顶级的63AMG型号在德国生产,其余型号不论中规、欧规还是中东版,全都出自奔驰在美国的图斯卡卢萨工厂,将被涉及加税。相比奔驰,宝马品牌波及面更广。包括宝马X5、X6,以及最顶级的X5M和X6M全部生产于美国南卡罗莱纳的斯帕坦堡工厂,将遭致提税;而日本丰田方面,除了中国市场销量最大的进口MPV塞纳,全尺寸SUV红杉,以及坦途和塔库玛两款皮卡也会列入加税名单。尽管汽车板块未出现在此次加征关税的名单,但在去年4月份,商务部曾发布对美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彼时汽车板块有28个品类上榜,关税税率从原先的25%上调至50%。去年关税的频繁“变脸”使得进口车价格起伏,致使国内的不少消费者持币观望,进而影响了整体的进口车市场。统计数据显示,受中美关税波动影响,2018年我国进口汽车市场表现低迷,全年汽车进口量同比下滑8.8%,由经销商交付客户的进口车销量亦同比下滑5.6%。在此背景下,平行进口汽车量也出现五年来首次下滑。2018年,平行进口汽车进口量下滑至13.97万辆,同比降幅达18.6%,跌幅远超进口车市场整体表现,占进口总量也跌至1.6%。谈到关税调整后对于车价的影响,上述业内专家表示,关税上浮的作用是联动的,同时会带动增值税和消费税双双上涨。在他看来,一旦涨税,美产车售价将显著提升,市场地位也会迅速边缘化。美方或推迟征收汽车关税专家称美系车国内份额难保美国寄希望于通过贸易战,提升美国企业在本土的投资带动就业。然而,如果贸易战长期持续,美国车企大概率撑不到全部生产环节实现本土化。此外,美国车企将不得不承担痛失中国,这一全球最大单一汽车市场的后果。为此,美国两大政党的议员均敦促特朗普政府不要推进汽车关税。美国汽车制造商也对潜在汽车关税进行反对。当美国商务部今年2月份向总统提交调查报告时,美国汽车制造商联盟表示,“对进口汽车和零部件征收关税将是一个错误,会给汽车行业及相关从业员工带来严重的负面后果。”事实上,曾经宣称欲增加7000个岗位的美国通用,在去年已不得不宣布在全球裁员15%,其中包括1500名本土员工。而这一裁员计划未来预计将造成全球14700名工厂工人和白领失业,这也是通用汽车自十年前受金融危机影响破产以来,首次大幅缩减员工规模。或许是由于反对声音日甚,且深感得失之重。最新消息称,美国政府原定于5月18日作出是否对欧盟出口汽车及部件征收25%进口关税的决定将推迟作出。受此利好消息影响,截至5月16日,美国传统汽车制造业三巨头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和菲亚特克莱斯勒股价均止跌回升。通用汽车开盘跌1.5%,午盘前最高涨1.4%;福特汽车股价开盘跌2%,随后转涨1.6%;菲亚特克莱斯勒开盘跌2.5%,随后反升2.3%;而电动车巨头特斯拉股价也由跌3%收窄至跌0.6%。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1月份-8月份美国品牌汽车的市场份额从上年同期的12.2%下跌至10.7%。到2019年4月份其市场份额更是降至9.5%。对此,纵目科技战略副总裁陈超卓表示,国内市场竞争日趋激烈,自主品牌产品和品质不断上攻,美系车优势本已日益疲软。伴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美系进口车型价格上涨,以及部分美系车产品的战略规划、产品投放周期难以跟上国内市场的节奏,都极大地影响到中国消费者的购买热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