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ST公司开启股权变现模式 投资机构底部接盘有隐患?

T+- (原标题:ST公司开启股权变现模式 投资机构底部接盘有隐患?) 每经记者

飞年底,A股ST板块个股进入保壳周期,相关公司资产处置变现节奏加快。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相较于ST个股,*ST个股的求生欲更加强烈。在长期股权变现方面,有的公司已开启清仓处理模式。尽管这给接盘基金低吸优质股权带来机遇,但有分析指出,尚处于价值孵化的优质项目股权的估值提振或受冲击,A股应不断完善退市制度,既能调动存量资金的投资积极性,亦是对股权投资市场价值维护的强力保证。有创投机构出手代持年末保壳行情正在上演,一个核心逻辑在于,重组预期强的品种有望改善经营业绩进而“摘帽”。不过此类毕竟是少数,大多数公司都在绞尽脑汁让年报的经营账面不再出现亏损。Wind统计显示,截至12月18日,A股市场共有143家上市公司被处以特别处理警示,其中ST个股有57只,*新普京 ,ST个股有86只,绝大多数企业隶属于制造业范畴。可见,在新旧动能转化力求企业提质创新发展的当下,上市公司的业绩改善压力不容乐观。出于对盈利的渴望,上市公司开始以长期股权作为变现抓手,着力对存量股权投资项目进行大甩卖,有的甚至不惜平价让渡给创投机构代持,也要回笼资金改善公司流动性。记者发现,有上市公司开始以股权转让并授权投资机构代持的方式进行倒手,虽然有望最大程度消解因涉事股权冻结带来的流动性障碍,但类似的交易往往把股权价值压得很低。12月18日,*ST猛狮发布公告称,公司将持有的郑州达喀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达喀尔)80%股权转让给中进汽服。但由于此前中进汽服无法在约定期限内取得国资主管部门就本次交易的投资备案文件,因此股权转让事宜曾搁浅。鉴于公司已办理完毕本次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登记,中进汽服应将登记于其名下的郑州达喀尔80%的股权转回公司或公司指定第三方。不过,由于该公司所持有的郑州达喀尔10%的股权已被冻结,郑州达喀尔主管工商行政机关不予办理中进汽服将郑州达喀尔80%的股权转让给公司的工商变更登记。基于上述情况,该公司拟将实际持有的郑州达喀尔80%股权由北京银沣泰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沣泰)代为持有。据悉,上述股权交易报价明显被压低。公告显示,*ST猛狮和郑州达喀尔拟以2.59亿元的股权转让“基准价格”进行合作。完成上述操作后,郑州达喀尔仍为公司控股子公司,并纳入合并报表范围。*ST猛狮净利润已连续两年亏损,且去年亏损幅度进一步扩大至28.59亿元,且在营收数据萎缩的当下,资产变现的速度也在加快。有分析指出,过剩产能的堆砌已给公司经营带来拖累,消解负债危机仍是当务之急,处于业绩改善瓶颈的ST公司有些“祸不单行”。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资金回笼的角度来看可解燃眉之急,不过通过处置股权以变现的公司行为其实是一个消极信号。兜售股权非长久之计*ST猛狮的股权变现凸显上市公司保壳的难度巨大,核心还是由于缺乏新的利润增长渠道。而处境相似的公司并非这一家。记者发现,不少公司明显加大了长期股权投资的提前兑付,并通过其他会计手段在数据上力争保壳。*ST信威便是这种变现的一例。这家从事通信设备和软件销售的公司本不属于过剩产能企业,但公司经营巨亏。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净利润亏损达157.41亿元,营收更是低至1.22亿元。在巨大的经营压力面前,公司明显加大了对非经常性损益资产的变现力度。在长期股权投资额度方面,该公司今年几乎清仓处理。Wind统计显示,*ST信威2018年年报时尚有20.42亿元长期股权投资价值在编,到今年三季度末,该数据已降至0.60亿元。上市公司进入保壳周期之后,股权投资作为资产变现的抓手之一,渐被接盘基金关注。从切入成本来看,此时不失为机构投资人低吸二手份额的时间窗口期。同时也要看到,企业资金端的窘境正在倒逼其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流失。而在市场承接方面,由于已落地成型的S基金尚未形成规模,此前根据母基金研究中心的数据统计,全市场仅310亿元规模,而动辄数十亿元规模的股权转让速率显然同市场的承载能力不相匹配。有专家认为,除了加大市场化S基金的培育,更重要的是立足本源,在A股市场完善和优化退市制度,保护股权投资的实际价值,更重要的是不让处于尚在孵化状态下的增值权益提前“流产”。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逃跑”是僵尸企业大股东绝望的表现。他指出,应不断加大A股退市力度,尤其是一元退市标准已开始发挥重要作用,2019年至少有8家僵尸企业被它赶出股市,这是投资者用脚投票的结果,也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退市标准。在他看来,折价甩卖就是大股东在玩“跑得快”的游戏,“新修订的证券法草案已取消‘暂停上市’规定,僵尸企业没有‘死缓’,将直接退市。明年退市公司有望超过20家。”可见,对绩差公司的未来去向,业内给予按市场化退市的良性运转呼声较高。一方面可以盘活市场的存量资金,在A股扩容大背景下更好服务于造血活力强的公司;另一方面,也是对优质初创型企业的估值和股权流动性方面的保护。宋清辉指出,折价甩卖会对原来初创项目的估值提振带来冲击,“且多数还是零散的金主来承接上游股权,时下散兵游勇地接盘隐患很大,未来可能难以出手。”

年底,A股ST板块个股进入保壳周期,相关公司资产处置变现节奏加快。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相较于ST个股,*ST个股的求生欲更加强烈。在长期股权变现方面,有的公司已开启清仓处理模式。

尽管这给接盘基金低吸优质股权带来机遇,但有分析指出,尚处于价值孵化的优质项目股权的估值提振或受冲击,A股应不断完善退市制度,既能调动存量资金的投资积极性,亦是对股权投资市场价值维护的强力保证。

有创投机构出手代持

年末保壳行情正在上演,一个核心逻辑在于,重组预期强的品种有望改善经营业绩进而“摘帽”。不过此类毕竟是少数,大多数公司都在绞尽脑汁让年报的经营账面不再出现亏损。

统计显示,截至12月18日,A股市场共有143家上市公司被处以特别处理警示,其中ST个股有57只,*ST个股有86只,绝大多数企业隶属于制造业范畴。可见,在新旧动能转化力求企业提质创新发展的当下,上市公司的业绩改善压力不容乐观。

出于对盈利的渴望,上市公司开始以长期股权作为变现抓手,着力对存量股权投资项目进行大甩卖,有的甚至不惜平价让渡给创投机构代持,也要回笼资金改善公司流动性。

记者发现,有上市公司开始以股权转让并授权投资机构代持的方式进行倒手,虽然有望最大程度消解因涉事股权冻结带来的流动性障碍,但类似的交易往往把股权价值压得很低。

12月18日,*ST猛狮(行情002684,诊股)发布公告称,公司将持有的郑州达喀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80%股权转让给中进汽服。但由于此前中进汽服无法在约定期限内取得国资主管部门就本次交易的投资备案文件,因此股权转让事宜曾搁浅。鉴于公司已办理完毕本次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登记,中进汽服应将登记于其名下的郑州达喀尔80%的股权转回公司或公司指定第三方。

不过,由于该公司所持有的郑州达喀尔10%的股权已被冻结,郑州达喀尔主管工商行政机关不予办理中进汽服将郑州达喀尔80%的股权转让给公司的工商变更登记。基于上述情况,该公司拟将实际持有的郑州达喀尔80%股权由北京银沣泰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代为持有。

据悉,上述股权交易报价明显被压低。公告显示,*ST猛狮和郑州达喀尔拟以2.59亿元的股权转让“基准价格”进行合作。完成上述操作后,郑州达喀尔仍为公司控股子公司,并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ST猛狮净利润已连续两年亏损,且去年亏损幅度进一步扩大至28.59亿元,且在营收数据萎缩的当下,资产变现的速度也在加快。有分析指出,过剩产能的堆砌已给公司经营带来拖累,消解负债危机仍是当务之急,处于业绩改善瓶颈的ST公司有些“祸不单行”。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资金回笼的角度来看可解燃眉之急,不过通过处置股权以变现的公司行为其实是一个消极信号。

兜售股权非长久之计

*ST猛狮的股权变现凸显上市公司保壳的难度巨大,核心还是由于缺乏新的利润增长渠道。而处境相似的公司并非这一家。记者发现,不少公司明显加大了长期股权投资的提前兑付,并通过其他会计手段在数据上力争保壳。

*ST信威(行情600485,诊股)便是这种变现的一例。这家从事通信设备和软件销售的公司本不属于过剩产能企业,但公司经营巨亏。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净利润亏损达157.41亿元,营收更是低至1.22亿元。

在巨大的经营压力面前,公司明显加大了对非经常性损益资产的变现力度。在长期股权投资额度方面,该公司今年几乎清仓处理。统计显示,*ST信威2018年年报时尚有20.42亿元长期股权投资价值在编,到今年三季度末,该数据已降至0.60亿元。

上市公司进入保壳周期之后,股权投资作为资产变现的抓手之一,渐被接盘基金关注。从切入成本来看,此时不失为机构投资人低吸二手份额的时间窗口期。

同时也要看到,企业资金端的窘境正在倒逼其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流失。而在市场承接方面,由于已落地成型的S基金尚未形成规模,此前根据母基金研究中心的数据统计,全市场仅310亿元规模,而动辄数十亿元规模的股权转让速率显然同市场的承载能力不相匹配。

有专家认为,除了加大市场化S基金的培育,更重要的是立足本源,在A股市场完善和优化退市制度,保护股权投资的实际价值,更重要的是不让处于尚在孵化状态下的增值权益提前“流产”。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逃跑”是僵尸企业大股东绝望的表现。他指出,应不断加大A股退市力度,尤其是一元退市标准已开始发挥重要作用,2019年至少有8家僵尸企业被它赶出股市,这是投资者用脚投票的结果,也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退市标准。在他看来,折价甩卖就是大股东在玩“跑得快”的游戏,“新修订的证券法草案已取消‘暂停上市’规定,僵尸企业没有‘死缓’,将直接退市。明年退市公司有望超过20家。”

可见,对绩差公司的未来去向,业内给予按市场化退市的良性运转呼声较高。一方面可以盘活市场的存量资金,在A股扩容大背景下更好服务于造血活力强的公司;另一方面,也是对优质初创型企业的估值和股权流动性方面的保护。

宋清辉指出,折价甩卖会对原来初创项目的估值提振带来冲击,“且多数还是零散的金主来承接上游股权,时下散兵游勇地接盘隐患很大,未来可能难以出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