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科迈化工又闯IPO 众风险“争相斗艳”

新普京 2

T+- (原标题:科迈化工又闯IPO 众风险“争相斗艳”)
继2015年、2017年后IPO闯关失败后,2019年6月19日科迈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迈化工”)又一次向上交所报送申报稿,冲击A股市场,此次预计募集资金约14.27亿元,募集资金用于河北橡胶新材料项目,其保荐机构为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科迈化工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其产品主要是防老剂和促进剂两大系列,包括防老剂TMQ和噻唑类
促进剂、次磺酰胺类促进剂等,主要用于制造轮胎、胶管、胶鞋、胶布等橡胶制品。《中国质量万里行》通过分析科迈化工相关材料,发现其存在诸多风险,或许是导致其屡次闯关IPO失败的原因,而此次闯关这些风险可能再次成为科迈化工再次冲击A股市场的绊脚石。触环保红线
用青山换银山?科迈化工被美誉为“全球深具影响力的橡胶助剂大型制造商”,却为何多次闯关IPO都无果?《中国质量万里行》通过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到,其环境保护、生产安全方面频繁触碰红线,敲响警钟。2017年科迈化工闯关IPO时,科迈化工招股书曾披露,其目前MVR设备有5套,设计的处理量为816吨/天。相关媒体采访的行业内人士认为,以那时科迈化工产量计算,其生产所产生的废水量约为1100吨/天,超出了其设计的816吨/天的处理量。此外,2016年科迈化工各类产品中,TBBS、CBS、DPG产品的实际产量,与科迈化工于2017年2月14日在官网发布的《2017年科迈环保信息公开》有一定出入,招股书披露的TBBS、CBS实际产量超出科迈化工环保信息公开信息中8200吨,DPG实际产能超出2000吨。除上述情况外,《中国质量万里行》发现,2017年科迈化工闯关时,其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其内蒙古分公司扩建项目,而该项目却曾因为环保问题被停产。2015年10月,环境保护部环境监察局立即责成内蒙古自治区环保厅调查处理内蒙古科迈被举报存在的环境违法问题,在现场检查后,环保部门对内蒙古科迈立即采取停产整治措施,并处以罚款。其中违规原因包括:设备未验收且不能正常运营;设备未竣工环保验收便投入使用;烟气烟尘排放超标等。大型项目投产流程繁琐,为确保安全须经相关部门严格审查,致使企业存在先斩后奏的行为,但若项目匆匆上线会大大提高相关风险,最终可能得不偿失。据此次科迈化工招股书披露,橡胶新材料项目备案日期为2017年,此外,资料显示,河北科迈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科迈新材料)成立时间为2017年8月,如果橡胶新材料项目的实施主体为科迈新材料,那么科迈化工橡胶新材料项目有些匆匆上马的意味,而2017年恰恰是科迈化工第二次折戟IPO时节,是否意味着IPO失败后,马上开启新项目进行下次IPO备战?科迈化工真的准备好了吗?除上述环保问题外,2017年6月、8月、10月和2018年1月、3月,天津市滨海新区环境局分别对公司进行了五次现场检查,经采样监测,公司厂界下风向恶臭气体,超过《恶臭污染物排放标准》(DB12/-059-95)的环境恶臭污染物控制标准值20
(无量纲)
,分别处以12万元、12.5万元、11.5万元、11.5万元、12.5万元罚款,合计60万元。2017年6月被处罚后,却未彻底治理,而是屡次再犯,仅为“青山”换“银山”?那么未被检查的时候又是怎样?科迈化工真的如其对外宣称的是环保先行者?近年来,随着国家加大对环境的治理,治理效果显著,河北地邻首都,而首都的环境问题更是受到重视,每逢重要时期,周边工厂需停产,因而才会有“APEC蓝”、“阅兵蓝”等,橡胶作为高污染行业,科迈化工河北项目能否顺利落地并受到资本的垂青?敲安全警钟
屡现欺瞒行为除环保问题外,科迈化工曾一星期内发生两起安全事故,并皆出现瞒报行为。招股书显示,事故过后,该公司重金引入了杜邦安全管理体系,但科迈化工为何出现屡次排放臭气的行为?难道管理的只是自己地界的安全,却致周边人们的健康安全而不顾?2016年6月19日,公司天津厂区DCBS车间的造粒工序,在停工清理流化干燥床过程中发生一起粉尘爆燃事故,造成2人轻伤、1人重伤(经送至医院救治无效后于6月25日死亡)。招股书显示,“6.19”事故处罚结果如下,“以上事实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25条、第38条、第41条、第80条的规定。依据《安全生产法》第109条第(一)项和《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第14条第2款的规定,对公司处以50万元罚款。发生事故后存在瞒报行为,依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36条第(一)项和《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第12条的规定,对公司处以149万元罚款。依据《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第20条的规定,对公司作出合并罚款199万元的行政处罚。”“6.19”事故后,仅仅过了4天,2016年6月23日,又是在科迈化工天津厂区的油化车间,在停产清理油化设备时发生一起机械伤害事故造成1人死亡。”招股书显示,“6.23”事故处罚结果如下,“以上事实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25条、第38条、第41条、第80条的规定。依据《安全生产法》第109条第(一)项和《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第14条第2款的规定,对公司处以50万元罚款。发生事故后存在瞒报行为,依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36条第(一)项和《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第12条的规定,对公司处以149万元罚款。依据《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第20条的规定,对公司作出合并罚款199万元的行政处罚。”两起安全事故,相隔不足一周,更是均存在瞒报行为。除此之外,通过对比科迈化工2017年和2019年招股书,《中国质量万里行》发现2016年数据存在出入(此处篇幅所限,暂不做展开),其中关于“6.19”事故和“6.23”事故也存在数据上的差异,2017年招股书披露,2016年,刘荣媛、王树才二人因两起事故拆入资金为110万元,但2019年招股书披露,除此二人外王树华拆入180万元。(科迈化工2017年招股书披露关联性交易部分
)(科迈化工2019年招股书披露关联性交易部分
)报送招股书,其所提供数据应准确,出现的差异何为真?若2016年便支付290万元,为何2017年披露时只体现110万元?难道又一次瞒报?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第三次冲击IPO的科迈化工是否能够成功?或是再次折戟?如此这般的科迈化工又能否受到资本的青睐?《中国质量万里行》针对科迈化工存在的问题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时未收到任何回复。

此外,2016年科迈化工各类产品中,TBBS、CBS、DPG产品的实际产量,与科迈化工于2017年2月14日在官网发布的《2017年科迈环保信息公开》有矛盾之处,招股书披露的TBBS、CBS实际产量超出科迈化工环保信息公开信息中8200吨,DPG实际产能超出2000吨。

科迈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几年的不断摸索和创新,针对橡胶促进剂不同产品,采用机械蒸汽再压缩机,开发了“精馏回收+降温沉降+酸碱调节+气浮絮凝”的四步法预处理工艺回收有机物,实现了有机物的资源化;通过浓缩、结晶,回收了工业盐。这一橡胶助剂废水资源化工艺技术,实现了助剂废水中盐、水、有机物的合理分离和资源化回用,盐回收100%、有机物回收98%、水95%回用,解决了橡胶助剂行业高含盐、难降解的高浓度有机废水的处理难题。将MVR蒸发技术用于废水蒸发除盐,与传统的多效蒸发相比,不仅可降低废水处理成本,而且可以降低煤炭用量,从而减少碳排放,对生态环境没有负面影响,属绿色环保型工艺。2017年6月,该项技术已经通过了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组织的成果鉴定,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企业荣获“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技术创新示范企业”称号。

在2015年6月,科迈化工曾披露过一次招股书,新京报记者对比两份招股书发现,在产品的成本消耗情况中,有四种促进剂,同样是2014年的制造费用,2017版本的招股书比2015年的招股书多出了4868.33万元。

新普京 ,科迈化工自2002年发展至今,已成为全球深具影响力的橡胶助剂大型制造商,拥有科迈天津、科迈内蒙、科迈河北三大生产基地及全球营销网络。核心产品防老剂TMQ和促进剂MBT、DPG、DCBS的产销总量已跃居全球前列。自2008年开始先后在海外建立科迈美国、科迈南美、科迈欧洲销售子公司,以国际化营销网络为全球顾客提供优质产品和服务。

业内人士质疑其环保工艺

为尽早实现科迈人肩负的使命,科迈化工的管理团队坚持精益化管理模式,深刻意识到精益化管理是优秀企业发展壮大的基石,在各自的业务岗位上为企业发展提供动力。

就在上会前一天,5月15日,证监会网站发布消息,决定取消科迈化工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证监会发行监管部称取消原因鉴于科迈化工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落实。

“水处理是困扰行业发展很大的一个问题,科迈通过五年时间切切实实解决了这一问题,为行业和企业提供行之有效的经验。为推动行业企业的绿色发展,我们无偿提供这项技术。”王树华董事长表示。

科迈化工是一家主营橡胶助剂的化工企业,早在2015年其便在证监会披露过招股说明书。2017年5月12日,证监会网站披露主板发审委将于5月16日审核科迈化工等7家公司首发申请事宜。如审核通过,便能获得上市批文。

不忘初心 打造民族品牌

上会前一天遭突然停止审核

技术创新 增强行业话语权

5月15日,新京报B06-B07版对科迈化工进行了报道。

多年来,科迈坚持科技为本迈向未来的发展理念,肩负使橡胶更具使用价值的使命,做精做强橡胶助剂,打造了国际知名“科迈”品牌,拥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先后荣获“中国橡胶工业百强企业”、“中国橡胶工业创新发展奖”、“中国橡胶工业优势品牌”、“中国驰名商标”、“橡胶产品质量授信”、“中国橡胶工业协会推荐品牌”、“绿色企业管理奖”。

科迈化工招股说明书显示,IPO拟募集资金约8.91亿元,其中6.91亿元用于子公司内蒙古科迈化工技改扩建项目,剩余部分补充公司的流动资金。

多年来,科迈化工申请专利189项,授权33项;承担科技攻关项目4项,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5项;新产品鉴定16项;起草国家标准10项,是ISO/TC45橡胶与橡胶制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专家单位。高含量汽车子午线轮胎抗氧剂TMQ荣获“国家重点新产品”证书;橡胶促进剂TBBS、DCBS产业化技改项目被认定为“国家火炬计划产业化示范项目”,产品创新,硕果累累。2013年,科迈被认定为“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

针对招股书中被质疑的问题,新京报于5月11日发送了详细采访提纲至科迈化工,但截至发稿,科迈化工仍未回复。

“科技为本,迈向未来。这是我们公司的宗旨,更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科迈化工自成立以来,始终坚持科技创新,促进企业可持续发展,致力成为中国橡胶助剂行业龙头企业。”王树华董事长强调。

证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11日,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581家,其中,已过会44家,未过会537家。今年证监会共安排197家企业上会,通过率85.79%。

2013年,科迈化工率先进行了ISO/TS16949认证,现已转版为IATF16949,得到了客户的高度认可。2014年,科迈化工率先在行业内导入卓越绩效管理模式,并获得“天津市滨海新区政府质量奖”。

科迈化工招股书中披露,公司目前有5套MVR设备,设计的处理量为816吨/天。但行业内人士认为,以目前科迈化工产量计算,其生产所产生的废水量约为1100吨/天,超出了其设计的816吨/天的处理量。

2006年,国内第一台3立方和6立方MBT合成高压釜,第一套超级克劳斯硫回收装置在科迈投入使用,开创了助剂大规模生产的先河,从第一代酸碱法,第二代甲苯法到第三代国际领先的二硫化碳法,无不彰显科迈在这一领域的领军作用。

此前5月15日,新京报独家刊发调查报道,一位行业人士认为科迈环保措施披露不完全、环保上存在问题,科迈化工的主要产品工艺被认为涉嫌虚夸、不实等问题。

至今,科迈化工通过MVR设备进行“三废”治理已累计投资超过1亿元,在天津和内蒙古两家工厂陆续建设了6套MVR成套装置,另有2套装置也即将建成,用于备用装置,以保证工厂环保设施24小时稳定运行。

券商人士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上会前被突然取消审核,需要看证监会要求其进一步落实的事件本身,如果有什么导致其不符合发行条件的事项被核实,IPO发行上市则可能无法继续,如果不属于前述情形,则还可以继续审核。

环保创新 推动行业绿色发展

新普京 1

2015年1月1日颁布的新环境保护法和4月16日发布实施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
》,针对污染物排放等多方面进行全面控制及强力监管并启动严格问责制,全国铁腕治污将进入”新常态”。橡胶助剂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高浓度高盐份有机废水及工业废气,如果在生产中稍有懈怠,就会发生安全、环保问题。橡胶助剂行业众多企业面临环保的生死考验。

新京报记者 李春平

“2018年,我们还将投资6000万元对于废水、废气处理装置进行升级改造,只要能把环保问题治理好,我们的投入是不惜代价的。行业内有很多中小型生产企业,因为对环保问题不够重视,不舍得投入,在全国环保督察风暴中关停,产能得到释放,反观我们及业内几家龙头企业产销两旺,今年的产品价格上涨30%左右,我们享受到了环保红利。”

又有一家公司首发申请被证监会停止审核。证监会网站发布消息,取消科迈化工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

新普京 2

科迈化工将坚持科技创新、顾客至上、绿色环保、追求卓越的品牌培育方针,发挥技术创新、产品环保、管理先进、全球营销的优势,打造绿色工厂、智慧工厂,通过差异化的服务策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据主动地位,不负客户信赖,做全球橡胶工业可信赖的首选供应商。

2005年,全球顶尖的球状TMQ造粒新技术在科迈诞生,从第一代TMQ产品到如今第四代高含量TMQ产品研发成功,产能由1万吨提升到5万吨,其中高含量防老剂产品有效含量达到80%,在现代高性能子午线轮胎配方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王树华董事长是精细化工行业的“老人”,回想20多年前,天津五一化工厂下岗分流,自寻出路,技术出身的王树华被迫走上了自主创业的道路,时至今日,当初的工作已然成为家国情怀。

2011年,科迈在与天津大学合作9年的基础上,成立“天津大学-科迈化工新材料研究中心”,多项研发成果达国际领先水平。2012年,研究中心研发实验室被认定为“天津市绿色橡胶助剂企业重点实验室”,专注于绿色产品与工艺开发,建设在行业及地区有影响力的“产-学-研”平台。目前已有多项技术实现产业化。

2010年至今,总设计规模17.7万吨的橡胶促进剂项目已在内蒙古通辽市宝龙山工业区投产运行。科迈化工以环保发展为己任,全系产品均采用科迈自主研发的清洁生产工艺,一座管理先进,自动化程度高,发展潜能无限的现代化工厂正引领行业发展。

2016年,科迈化工引进杜邦安全管理咨询项目,先后投入2000万元,通过领导力和组织、管理和流程、人员知识和能力、管理方法等多个维度提升安全管理水平,提高员工安全意识,在杜邦顾问的指导和训练下,通过层层教练的方式,将杜邦安全管理的先进理念和方法转化吸收,形成科迈自己的安全管理模式,安全环保风险可控,企业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到2015年以后,科迈化工进入良性发展阶段,市场需求旺盛生产运营平稳。王树华董事长带领企业稳扎稳打、真抓实干,思考如何彻底解决制约行业发展的瓶颈—–废水和废气。目前橡胶助剂的废水,主要是促进剂品种,而且还是高盐有机物废水,单一废水处理技术难以实现达标排放。

“要实现我国橡胶助剂行业由大国向强国的转变,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十三五”是强国的关键时期,除了环保、安全这两个生存生命线之外,自动化信息化融合、精益化管理模式、技术自主创新和品牌战略是企业做强的四个主要因素。科迈要打造民族品牌。”

废气的治理重点分为有组织和无组织两个方面,科迈化工从两个方面同时入手,有组织的都是环保定点监控的,公司通过引进焚烧、光电催化等技术,加上预处理、活性炭吸附、催化氧化等技术手段,真正将有组织排放废气集中处置,做到达标排放。无组织废气的治理是痛点,主要来源于生产过程中跑冒滴漏、封闭不严。公司通过提高设备水平及内控考核机制,严格控制无组织排放,有效的减少了厂区异味的产生。公司50多台半自动离心干燥设备,在开盖出料过程中会产生无组织废气,对异味贡献较大,公司下决心投入1000万,购买国内最先进的全自动离心机,实现了自控和全密闭,解决出料过程中的异味问题。

为此,科迈化工从2014年开始进行可行性调研,与生产厂家合作,2015年投资4000万元将MVR设备正式引入橡胶助剂行业的生产中,是业内首家。

2007年,科迈率先购入美国安捷伦高效气相、液相色谱仪,引进轮胎巨头公司的检测方法,实现了与国际检测技术的接轨。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开始引进高端子午线轮胎生产线,与其配套的橡胶硫化剂、硫化促进剂、防老剂等橡胶助剂产品几乎全部从发达国家进口。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橡胶助剂行业迅猛发展,到2010年产销量突破100万吨,占全球产销量的75%以上。科迈化工以服务轮胎行业为核心,在全球前75强轮胎生产企业中,科迈化工与60多家保持长期合作关系,是法国米其林轮胎、美国固特异轮胎、德国大陆马牌轮胎最重要的全球助剂供货商。”技术出身的王树华董事长低调朴实,谈到行业发展他娓娓道来“橡胶助剂是轮胎工业中的重要原料,70%以上的橡胶助剂用于轮胎生产,橡胶助剂的需求量与汽车保有量密切相关,随着全球汽车保有量的增加,以及轮胎替换市场份额逐渐提高,预计未来几年我国橡胶助剂需求量将保持6%左右的增长率。为了提升科迈的核心竞争力,增加市场占有率,我们将科技创新、技术进步作为公司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第一要务。”

作为中国橡胶工业协会副会长,王树华董事长表示“安全环保是制约橡胶助剂行业发展的两大关键因素。坚持绿色环保,全面实现清洁生产是橡胶助剂行业发展永恒的主题;坚持科技进步,以节能、环保、安全为中心,发展绿色化工,也是橡胶助剂工业不能改变的方针。解决橡胶助剂行业的环保问题分为两个方面:一是从源头解决环保问题,最终实现零排放的真正清洁生产;二是强化末端治理,实现符合国家当下环保标准的达标排放。”

“正是在公司发展初期有了服务于高端市场的准确定位,依靠技术自主创新,科迈才能在行业的快速发展中脱颖而出。”王树华董事长坚定的说。

科迈公司以“清洁生产”为目标,不断探索环保、节能的生产工艺。积极加大化工新材料特别是现有橡胶助剂产品在清洁生产工艺等方面的研发投入,取得清洁生产工艺新的突破,推动绿色助剂产品和创新型助剂产品顺利占领市场。科迈公司注重对行业先进生产工艺的学习和研究,以自身生产经验为基础,不断进行生产工艺创新,积极探索,走出一条绿色、节能、环保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