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求:通过市场化改革,使得中国经济真正稳下来

图片 1

T+-
12月16日,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的“2019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在北京香格里拉大酒店新阁大宴会厅举行。著名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在会上表示,稳定中国的“锚”是存在的,这个“锚”就在于市场化的改革。就在于我们坚持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就在于我们要尊重竞争中性的原则,就在于我们要尊重市场的决定性的作用,这就是中国经济稳定的“锚”。演讲实录:吴晓求:尊敬的洪虎主任、邵宁主任、宋志平会长,彭华岗秘书长,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刚刚闭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的经济工作做了重大的部署,科学客观地分析了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对未来的发展提出了一系列的战略安排,我今天发言主要是就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谈一点自己的看法。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仍然是非常地巨大,而且在2020年,会和2019年一样,非常严峻。那么经济下行既有经济发展周期性、趋势性的惯性,也有我们在理论制度设计和政策方面的原因,我个人认为这种压力70%来自于趋势性、周期性的因素,30%来自于我们的理论认识和政策方面的原因,我们必须要正视这些问题。我们不能够简单地把经济下行的压力归结为趋势性的周期性的原因。所以我在想,要让中国经济稳定下来,它的“锚”在哪里,找不到锚是很难稳定的。我们很多人,也有一些学者,他试图通过短期的刺激政策让经济稳定在6%以上,我本人是不同意这个看法,因为这不是中国经济的“锚”,在它的锚的问题没解决,在它的基础问题没解决,短期的刺激无济于事。所以想试图通过货币政策,还有其他的政策,来解决中国经济这样一种非常复杂的下行情况,我认为是没什么效果,只会加重它的问题所在。所以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理念,就是要正视问题,要正视问题的原因,我们这个“锚”概括来说,就在于信心,在于预期,我们必须给我们的微观经济主体,我们的投资者、消费者以信心,要给他们一个稳定的预期。信心来自于哪里?来自于安全的;来自于政治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来自于我们要坚持四十年来改革开放比实践所证明了的一系列的成功的经验和做法,我们必须坚持和发展下去。中国这四十年真正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那是有中国经验的,那是我们两代人闯出来的一条路,我们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的指引下,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推动改革开放,探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我认为这都是我们成功的经验,我认为这些经验是要坚持下去,这是我们信心重要的来源。那么这里面很重要的就要思考我们要继承什么,我们要发扬什么。第一个,我们必须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这里面特别重要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同时还有中国特色,市场经济有它的核心元素,它是不可更改的,比如说市场是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力量,这句话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包含了非常多的元素;比如价格是由市场供需关系决定的,这是其中必然的要义,而不是由其他力量来决定。我们当年改革就是改这些,洪虎主任当时在体改委当主任,都是推动这些改革。第二个,是竞争中性,这也是我们所坚守的,在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框架内,宋会长讲了,我们两个积极性都要发挥,两个毫不动摇都要坚持,竞争中性非常重要,如果还有所有制歧视,这很难说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很难说这是现代市场经济,我们的确要贯彻,当然我们有时候会讲一些,但做得比较差,我们实践中做得比较差,我们说的还是比较好,因为只有建设竞争中性,人们才会有安全感,他才会有信心,如果你有一些歧视,人们就会有不安,也会是不公平的,也会使我们资源配置效率下降。第三个,所谓的市场是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力量,那就是要正确处理好市场和政府的关系,在我们国家我们政府起到特别大的作用,他进行了顶层设计,进行了宏观调控,在重大问题上他做出了最关键的作用,但尽管如此,政府的作用是有边界的,我们必须要防止边界的扩大,要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这里面很重要的是充分发挥企业的作用,我认为这是经济学的常识,这也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所做的事情。第二,为了给这个“锚”起作用,就是让所有的经济主体都要有积极性、创造性和活力,我们不能抑制他的活力,也不要让他们感觉到他们不安,我们要让我们所有的劳动者所有的知识分子,所有的企业,无论是什么类型的企业,也包括地方政府,都要有积极性、创造性,这个很重要。我们过去四十年的一个经验之一,是我们地方政府起到特别重大的作用,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招商引资,市长一中午吃五顿饭,这五顿饭我个人认为不能把他看成腐败,他本人没有这个意识,他为了招商引资的确要吃五顿饭,不吃的话这个资金资本就不来了。所以我想这个还是挺重要的,要让地方政府真的要关注,我们区域经济的发展,要让我们企业家全身心的投入到我们创造财富之中。我接触过很多企业家,无论是民营还是国企,他私下里跟我讲,他说真的很难,我说为什么很难?光一条,检查,各种检查,从1月到12月,至少有五六批,每个检查都很厉害,都给他们提出整改的要求,他的这个整改要求各个都要完成,我这个企业就没法做了,因为他那个要求是冲突的。有时我还在想,还是要减少对企业的干扰,因为财富是企业创造的,没有企业哪来的社会财富,像我这个做教授的是在消耗社会财富,是国民收入分配,中央财政拨给人民大学的财政经费里面给我工资,所以我要感恩这些企业,感恩这个社会,你让他们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去从事生产,经营活动,他怎么办?他天天应付,各个人都比他厉害,他每个人都得罪不起,特别是国企,国企天天在应付,我也认为我们国企领导人,各个都是精英,他们身上有企业家精神,但是他们没有办法,他们得应付他们,他不应付他们就麻烦大了。我就说,我们真的让企业和地方政府要有积极性,少干扰他们。第三,我觉得要创造容错机制,要创造和谐的环境,容错机制,中国这么个大国,搞市场经济,总书记说我们到2035年要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到2050年建设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我在想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好像刘俏教授给我一个说法,还是他们两位中的一位,我忘了谁,他说到2035年,人均GDP中国是23500美元,到2050年至少五万美元,我想这个规模很大,要达到这个目标,你没有容错机制是不可能,我们有大量的比过去四十年更繁重的任务,更复杂的事情,你不容错,他们就不敢干,他们干对了九样,干错一样就问他的责,放大镜就开始看你有什么问题,人家一想,这怎么干?就不干了,不干,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怎么实现?我们改革开放四十年,就是一批又一批敢想敢闯的人,才创出了深圳,才创出了今天的中国。所以我是提倡容错机制,因为我们面前的路太长了,太复杂了,我们才人均GDP才九千美元,还早得很,我们离最发达的国家路程还非常遥远,我们要没有这种环境,你怎么去实现。所以说,如果干对了九项,干错了一项,就追责,也有人说功不能抵过,这个话也是对的,就看这个过是什么过,谋利的过,全权谋利不允许有,探索的过是允许的,我想这些都非常重要。当然还有很多,包括法制,这个时间属性,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实际上过去四十年来,我总觉得走了一条非常成功的路,我记得那个时候好像这16个字就解决了问题,把很多事情讲的很清楚了。现在又感觉到还要再重新研究,也许是我们出现了新的问题,当然我们还需要重新研究,但是基本的线路,基本的架构,在过去实际上已经差不多解决了,只不过我们加上新时期新的任务,加一些新的变量,我认为是可以的。虽然国有企业,志平会长是著名的企业家,我从他身上看到了国有企业领导的企业家精神,我认为就是两条。第一个,一定要建设与现代市场经济相匹配的公司治理结构,没有这个就很难说你是一个现代企业,这个我不展开了,我认为这个说的很清楚,过去的文件里,国资委,体改委做了多少的探索,那么好的文件,读读那个文件我都觉得写得非常好。这是很重要的,要保证决策的科学性、透明度。第二个,一定要解决与他的权责相匹配的激励机制,没有激励机制,只有问责机制,我看这个挺难办,他没有动力。我们经济生活要解决动力问题,说实话,动力问题是很好的,只要他是在为国家做更大的贡献基础上,去奖励他们一些,我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可以。所以与权责相匹配的激励机制,加上符合现代化市场经济规律的公司治理结构,我认为这两条是国有企业当前面临得罪重要的难题。最后,虽然我说了这些问题,但是我想稳定中国的“锚”是存在的,这个“锚”就在于市场化的改革。就在于我们坚持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就在于我们要尊重竞争中性的原则,就在于我们要尊重市场的决定性的作用,这就是中国经济稳定的“锚”,谢谢大家!

新浪财经讯
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的“2019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于12月16日在北京举行。著名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出席并演讲。  当前,中国经济增速下行压力非常巨大,在吴晓求看来,2020年会和2019年一样,面临非常严峻的经济形势。他认为,这既有经济发展的周期性、趋势性因素,也有制度设计和政策方面的因素。  “我个人认为这种压力70%来自于趋势性、周期性的因素,30%来自于理论认识和政策方面的原因,我们必须要正视这些问题”,吴晓求强调,不能简单把经济下行的压力归结为趋势性、周期性原因。  吴晓求提出,要想让经济稳定下来,就需要找到稳定经济的“锚”。“这个‘锚’就在于市场化的改革,在于坚持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在于尊重竞争中性的原则,在于要尊重市场的决定性的作用”,他强调。  “很多人,也有一些学者,试图通过短期的刺激政策让经济稳定在6%以上,我本人是不同意这个看法的,因为这不是中国经济的‘锚’,‘锚’的问题、基础问题没解决,短期的刺激无济于事”,吴晓求直言,试图通过货币政策、还有其他的政策来解决中国经济面对的问题,“我认为是没什么效果,只会加重它的问题所在”。  吴晓求强调,必须给微观经济主体、投资者、消费者以信心,一个稳定的预期。信心来自于哪里?来自于安全、稳定性、来自于坚持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一系列成功经验和做法。  我们要继承什么,发扬什么?  吴晓求认为,第一,必须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比如说市场是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力量,这句话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包含了非常多的元素,比如价格是由市场供需关系决定的,这是其中必然的要义,而不是由其他力量来决定”。  第二,竞争中性。“如果还有所有制歧视,这很难说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很难说这是现代市场经济,我们的确要贯彻。因为只有建设竞争中性,人们才会有安全感,才会有信心,如果你有一些歧视,人们就会有不安,也会是不公平的,也会使资源配置效率下降”。  第三,正确处理好市场和政府的关系。“政府的作用是有边界的,必须要防止边界的扩大,要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  吴晓求还认为,为了让“锚”起作用,就要让所有经济主体有积极性、创造性和活力。y要让地方政府关心、关注企业家,并减少对企业的干扰。  “过去四十年的一个经验之一,是地方政府起到特别重大的作用,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招商引资,市长一中午吃五顿饭,这五顿饭我个人认为不能把他看成腐败,他本人没有这个意识,他为了招商引资的确要吃五顿饭,不吃的话这个资金资本就不来了”,吴晓求总结说,要让地方政府真正关注区域经济的发展,要让企业家全身心的投入到财富创造之中。  “我们真的让企业和地方政府要有积极性,少干扰他们”。  吴晓求还提出,要创造容错机制,创造和谐的环境。“我们有大量的比过去四十年更繁重的改革任务,更复杂的事情,你不容错,他们就不敢干”,吴晓求强调,改革开放四十年,就是一批又一批敢想敢闯的人,才创出了深圳,才创出了今天的中国。  “我是提倡容错机制的,因为我们面前的路太长了,太复杂了,我们人均GDP才9千美元,还早得很,我们离最发达国家的路程还非常遥远,我们要没有这种环境,你怎么去实现?如果干对了九项,干错了一项,就追责,也有人说功不能抵过,这个话也是对的,就看这个过是什么过,谋利的过,全权谋利不允许有,探索的过是允许的,我想这些都非常重要”。  在谈到国有企业领导者的企业家精神时,吴晓求归纳为两条。第一是一定要建设与现代市场经济相匹配的公司治理结构。第二是一定要解决与企业家权责相匹配的激励机制。“没有激励机制,只有问责机制,我看这个挺难办,他没有动力。我们经济生活要解决动力问题,说实话,动力问题是很好的,只要他是在为国家做更大的贡献基础上,去奖励他们一些,我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可以”。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图片 1

12月18日,在新京报举办的主题为“中国经济的定力与潜力”的“看2020财经峰会”上,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发表了以“稳定中国经济的‘锚’在哪里”为主题的演讲。

吴晓求认为,稳定中国经济的锚在于市场化改革,通过市场化改革,使得经济真正稳下来。要使得微观经济基础具有很强的活力,市场主体有活力、创造力、自主性,经济就有韧性。

“对中国经济,长远来看是乐观的,短期还是忧虑的”

吴晓求表示,2019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非常大,在严峻的外部环境和复杂的内部条件下,中国获得6.1%的经济增长实属不易,2020年的困难可能还会比2019年更加复杂。中国经济的变化既有经济长期性增长的周期性、趋势性原因,也有发展中国市场经济过程中的认知和政策方面的原因。

“长远来看,我对中国经济是乐观的,短期是忧虑的”,吴晓求说,2019年的中国经济,他对两件事印象深刻。第一件是华为事件,这是中美贸易摩擦的标志性事件,这一事件也表明中国外部环境有所变化,在谋定中国经济的时候要把这一变化纳入进来。第二个事件是猪肉价格的大幅上涨。今年发生的这一现象,反映出中国经济的复杂性,有一些政策制定缺乏战略性、前瞻性、科学性,不能适应市场经济的规律。

“2020年不会比2019年压力小。中国经济40年改革开放确立了很好的基础,稳定中国经济的锚是存在的,我们要找到这个锚,要让中国经济有内生竞争力。”吴晓求提出,稳定中国经济的锚在于市场化改革,通过市场化改革,使得经济真正稳下来。要使得微观经济基础具有很强的活力,市场主体有活力、创造力、自主性,经济就有韧性。

如何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

市场化改革指什么?吴晓求阐述了四点:

第一,竞争中性的原则,也就是说在政策实施过程中,不会有所有制的歧视,国有企业也好、民营企业也好、外资企业或混合经济也好,都是平等的,平等地在配置资源,不能够有政策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歧视。我们要严格地遵守竞争中心的原则,背离这个原则,资源配置的效率就会下降。

第二,要让包括微观经济主体和地方政府,以及所有投资者、消费者都要充满信心。有了信心,经济就会稳定。信心是有很多因素来决定的,一些具体的政策措施,以及一些具体的做法,一些具体的口号,都会影响他们心里的状态,有些提法会让他们有些忧虑,信心就会受到动摇。要给民营企业开一个定心丸,从制度层面让他们感到放心。所以要让微观经济主体有活力、有积极性、有创造性,同时也要让地方政府能够关注经济的发展。地方政府在其中起到特别重要的作用。

第三,要为创新创造提供容错机制。现在追责谈的比较多,当然需要追责,但对创新创造也需要有相对宽松的环境,让他们有积极性创新创造。经常说深圳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40年改革做出来的,有那么多无人区,没有这样的环境他不敢去,去了才会有今天的中国、深圳,都是那个环境下干出来的。

要进行制度变革、制度改革、机制创新、科技创新等等,这些都摆在我们面前,而且这个难度比我们过去40年更难。

第四,认真处理好政府和企业的关系。中国的政府在经济发展中起到特别重要的作用,但政府的作用也是有边界的,有些边界到那儿就要停了,要留给市场,因为市场是资源配置决定性力量,绝大多数资源都应该交给市场配置。

吴晓求表示,这四条如果做好了,实际上经济就会有信心,就会有预期,有了信心、有了预期,稳定中国经济的锚就找到了。相信在未来,我们能够很好地处理好这四个关系。

新京报记者 顾志娟 程维妙 编辑 徐超 校对 陈荻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